国外主要经济体减少碳排放的政策与启示

  发布时间: 2021年11月26日 04:42:28   作者: 广丰能源网

作者:中大咨询研究院双碳研究组
来源:中大商业评论(mpreview)
引言
日本的减碳政策经过不断发展完善,在内容上以开发利用新能源、创新减排技术、发展绿色产业为主线,在形式上利用税收、财政补贴等手段引导地方政府积极参与碳减排工作,调动社会整体力量发展低碳经济,取得了一定的碳减排效果。对我国启示是利用政策引导绿色产业发展,以获取技术优势,同时推动城市、企业与个人层面的碳减排。

国外主要经济体减少碳排放的政策与启示

一、日本减碳政策发展历程与政策评价
日本减碳政策的演变与其资源禀赋和发展路径息息相关,有限的自然资源与逐渐变化的发展模式使日本减碳政策确立向绿色低碳社会转型的目标。日本作为岛国受自然环境约束较强,且距离中东等化石能源储量丰富地区较远的地理位置使日本受资源约束较强,导致日本对气候变化问题相对内陆国家更敏感,有更足的动力去发展绿色技术与绿色产业。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获取国际领先技术优势、促进日本经济发展、提高日本国际地位、摄取政治利益,是日本减碳政策变化的原因。日本减碳政策的发展过程与欧盟类似,同样是以污染治理为出发点,以能源结构调整为主要抓手,以税收、补贴、绿色金融为推动手段,发展绿色产业,逐步向碳中和推进。
萌芽时期(1979年以前):为应对环境污染与能源危机,减碳政策以环境治理和能源发展为主,利用财政手段引导减碳
早期日本主要针对环境污染以及能源危机制定相应的政策,利用财政政策引导企业节能减排,通过法规约束企业行为,以此解决环境污染与能源危机问题。日本为快速发展经济,在二战后采取了以发展重工业为主的政策,但是随着经济快速发展,日本的环境污染愈发严重,这给日本社会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为解决环境污染产生的严重后果,日本开始重视环境保护问题,推出多项政策加强环境治理。与此同时,1973年爆发的石油危机导致日本经济受损,因此日本此时的环境政策开始向发展新能源倾斜,期望通过产业结构与能源结构的调整来摆脱对进口能源的依赖。
之后日本出台了一系列的节能减排、保护环境的法律法规,促进新能源的开发利用、能源使用效率的提高、产业结构的调整,保障日本国内的能源供给安全(表1)。在这些严格的法规政策的作用下,日本建立环境评估制度、引导环保产业发展、教育企业与居民形成环保理念,以此解决环境污染与能源依赖问题。
在企业层面,具体举措包括对工厂绿色生产进行补贴与支持,为环保工厂与企业提供优惠贷款,支持可再生能源的研究,设定各类产品的能源效率标准,在企业内任命能源经理职位并要求企业定期报告能耗情况[1];还对产生污染的企业进行处罚,责令其对公害患者进行补偿。在居民层面,环境污染问题爆发后,日本开始重视环保教育,向民众普及环境常识宣传环保理念。
虽然此时期内日本的碳减碳政策以环境治理和能源发展为主,但是这一时期内的环境与能源政策起到了协同作用,使日本的二氧化碳排放增长率逐渐下降(图1)。

国外主要经济体减少碳排放的政策与启示

图1 1947年至1979年日本二氧化碳排放增长率。注:数据来源于Our world in data

图1 1947年至1979年日本二氧化碳排放增长率。注:数据来源于Our world in data

建设完善时期(1980年-2017年):重视新能源开发、技术创新,并通过法律法规、行政命令、税收、财政补贴等手段建设低碳社会
随着《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签订,国际社会对气候变化问题越来越重视,加之日本国内污染问题得到了有效控制,日本减碳政策重点转变至应对气候变化,此时的减碳政策在内容上以新能源开发利用、创新减排技术、发展绿色产业为主。
在20世纪80年代后,日本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将能源、环境与经济三方面相协调,提出了能源安全、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为核心的政策[2]。之后《地球温室化对策推进大纲》与《新国家能源战略报告》,推动日本调整能源结构,控制因化石能源消耗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随着减碳政策的完善,日本开始要求构建低碳社会,实现碳减排目标。
2010年《气候变暖对策基本法案》规定日本2020年碳排放要比1990年减少25%,2050年要比1990年减少80%,并指出要在核电、可再生能源、交通运输、技术开发、国际合作等方面实施措施推动碳减排。此后,日本又推出了《低碳城市法》、《战略能源计划》、《全球变暖对策计划》等多项政策法规,以新能源创新为主线,推动各部门低碳发展。
在此阶段的政策执行中,日本依靠行政命令、税收、财政补贴、碳交易等手段使各级政府、企业与个人参与进低碳社会发展,推进日本的碳减排工作。
在各级政府层面,《低碳城市法》等法规要求日本各地方政府从能源角度入手,推动交通、建筑、工业节能减排,并逐步培育地方绿色产业,还要求调整城市结构、增加城市碳汇,从多方面入手推动城市低碳发展。
在企业层面,日本主要采取了碳排放限额、环境税(其中包括了全球气候变暖对策税)、财政补贴等手段推动企业自愿采取碳减排措施,逐步扭转企业发展观念,从而实现企业低碳发展。例如,2012年推出了地球温暖化对策税,渐进式提高税率以推动企业逐渐重视碳减排,2017年日本对中小企业补贴了10亿日元以帮助其进行能源管理,此外,日本还确立了阶段性的碳排放交易体系,如资源排放交易计划(JVETS)、核证减排计划(JVER)、日本实验综合排放交易体系(JEIETS),以及东京排放交易体系等地方政府自发组织的碳排放交易,利用市场机制推动企业自愿参与减排活动。
在个人层面,日本政府出台了《环境教育法》,从法律层面上推动民众形成环保理念,同时通过划定居民减排职责、利用财政补贴引导等手段使居民形成低碳生活模式,如居民购买清洁能源汽车享受税收减免与补贴[3],促进居民出行绿色化。
日本在这一阶段内与美国和欧盟做法相似,利用政策引导行业企业发展,同时发挥市场化机制的作用,调动企业积极性,从企业层面推动绿色技术创新与应用,维持核心技术优势,不断推进绿色产业发展。
根据欧委会发布的《欧盟工业研发投资记分牌》,在2010至2016年间,上榜企业绿色发明数量占全球总量的82%(图2),日本(97%)、美国(89%)、欧盟(87%)等发达经济体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充分利用了企业的自主性,利用企业主导绿色技术创新。而我国却仅有65%,说明我国头部企业的自主能动性未被充分释放,企业主导性在绿色技术创新与应用、核心技术发展等方面表现较差。

国外主要经济体减少碳排放的政策与启示

图2 2010—2016年全球代表性国家企业绿色专利占比情况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