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40研究部:全球能源紧张,低碳转型要控制好风

  发布时间: 2021年11月26日 04:41:21   作者: 广丰能源网

CF40研究部:全球能源紧张,低碳转型要控制好风

  近期世界各国出现能源紧张状况。能源短缺背后,是一场在碳中和目标下实现新旧能源转换的全球行动。

  近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举办第三届外滩金融峰会,中外专家就“气候变化与可持续金融”问题展开研讨。

  要控制好转型风险

  全球低碳转型过程中,新旧能源结构过渡风险往往被低估。过去关于能源结构衔接和转换的研究常暗含着一种假设——减少碳排放与新能源发展同时进行,新旧能源结构在替代过程中可以实现无缝衔接,因此不用过于担忧全球经济增长过程中的能源供应问题。但是近期发生的全球能源紧张局面表明,新旧能源无缝衔接的假设是错误的。

  与会嘉宾指出,短期内,低碳转型将抬高生产成本,可能加剧通胀压力,影响经济增长。同时,能源、钢铁等高碳行业的就业岗位也可能大幅减少。众所周知,能源是现代经济的命脉,尤其对像中国这种传统能源占比较大的经济体来说,如果能源系统出现问题,其影响会更深远。因此,绿色低碳转型过程中要控制好转型风险,实现新旧能源结构替代的平稳过渡。

  新旧能源转化面临诸多挑战

  第一,新能源的波动性远超预期,替代风险较高。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李克平认为,从物理属性而言,新能源的质量仍然存在很多瑕疵,稳定性较差。在气候异常面前,风电、光电、水电等新能源远比传统能源更脆弱,波动性更大,这可能导致供应不足,从而引发能源危机。在技术尚未实现重大突破时,随着新能源的使用比例越来越高,供应的波动性将会加大,带来的挑战也远超预期。尽管新能源储能技术可以作为一项解决方案,但该技术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尚未成熟,因此在新能源缺乏自发调节工具的情况下,必须依靠传统能源来解决新能源波动时出现的缺口。

  第二,低碳转型资本需求较大,所需投资不足。不少权威机构对我国的低碳转型投资规模进行了估算,认为资本缺口在数百万亿元。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周小川周小川估计,为实现“双碳”目标,中国未来30年需投资大概283万亿元。中国金融学会绿金专委会主任马骏团队进一步考虑了生态环保项目和流动资金的需求,预计我国需投资487万亿元。尽管当前中国绿色资产规模已逾15万亿元,位居世界前列,但仍与此目标相距甚远,所需投资不足。

  增加绿色投资主要面临以下障碍:绿色投资基础设施仍然薄弱,缺乏标准化数据和统一标准;绿色投资评级体系尚未统一,各机构投资行为更多依据主观偏好;ESG产品政策引导力不足,缺乏强制性。当前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产品存在监管空白,在货币政策、MPA考核、市场准入、审批备案、监管评级等方面均缺乏政策引导。

  第三,未来收益无法对冲现实风险,动员阶段的两分法思维不再适用。李克平认为,传统绿色金融相关研究经常使用“两分法”来分析低碳转型过程中的行为、问题和政策,同时分析其正面效应和负面效应,再作对比。这种分析方法更适用于动员阶段,一旦进入到实际操作阶段,就必须采取更务实的分析思路,抓住问题的本质,探索解决办法。因为在理论模型中,正负效应可以对冲掉,但现实中所有的问题和负面影响都是切实存在的,不会因为未来有收益就在当下自动对冲掉,这就导致企业和个人必须正视和解决眼前的难题。

  政策启示

  第一,市场支撑,发挥碳市场的跨期平滑作用。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桂平认为,应该不断强化碳市场功能,运用金融力量推动碳定价机制的建立完善和高效运行。国际实践表明,成熟的碳市场,离不开金融的支持。作为全球碳排放权最大的供应国,我国碳市场应该充分发挥碳市场在碳减排过程中的资源配置、风险管理和价格发现作用,加强对全国碳市场的金融支持。

  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表示,建立碳市场需要做好基础性工作,当务之急是在碳核算的基础上,每个企业都建立碳账户。另外也有专家建议,应重视碳配额市场的跨期交易功能,因为新能源供应具有不稳定性,发挥碳市场的跨期交易作用有助于平滑新能源波动对供应的负面影响。否则,新能源供应的不稳定可能直接传导为经济活动的不稳定。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