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治理雾霾:实施环境许可证制度 工厂弃重油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31日 22:38:14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在韦斯屈莱卡尔马里农场的生物能源加气站,小马尔卡里向记者讲述加气站工作原理。

 
在韦斯屈莱卡尔马里农场的生物能源加气站,小马尔卡里向记者讲述加气站工作原理。  

  芬兰地处北欧,三分之一国土位于北极圈内,一直以来以空气清新、湖水清澈而著称。这样一个清静之地,论人口,不及中国一个大城市,论面积,不及云南省,如何懂得治理雾霾之道?

  这是去年6月中国和芬兰启动“美丽北京”项目后,记者心中的一个疑问。根据项目规划,来自中芬两国的技术专家将举行多轮研讨,借助芬兰企业和科研机构在清洁技术方面的能力和经验,探讨改善北京空气质量的途径。

  怀揣这个疑问,记者一有机会就去试图寻找答案。好在芬兰专家大都性格耿直,有问必答。

  芬兰清洁技术委员会中国办事处主任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司徒宁”。他是一位从事过多年节能减排工作的老专家,曾为芬兰数十个工业项目进行设计、评估、审查。

  司徒宁告诉记者,芬兰与中国中、北部地区有几点相似之处:冬季气候寒冷,供暖耗能较大;能源紧缺,需要进口能源来满足本国需求,因而急需提高能效比;都拥有造纸、钢铁等高耗能产业,且占比较高。

  原来,芬兰与中国有这么多相像的地方。那么芬兰为什么几乎看不到空气污染呢?司徒宁告诉记者,芬兰人口密度低,环境承载能力保持得较好。但是,芬兰与许多工业化进程中的国家一样,也曾经有过空气严重污染的经历。

  从重污染“变身”最宜居

  在谈到芬兰治污历史时,接受采访的专家们最喜欢提的一个例子是坦佩雷。

  坦佩雷位于首都赫尔辛基以北约200公里,是芬兰第三大城市,也是一座重工业中心。19世纪70年代起,坦佩雷造纸等工业蓬勃发展,河边聚集了大批工厂,成为芬兰重要的工业中心,被誉为欧洲“北方的曼彻斯特”。20世纪后,随着工业的不断发展,坦佩雷的环境污染问题也日益严重。

  坦佩雷环境保护局长哈里·维尔贝格告诉记者,以前坦佩雷的居民主要靠烧柴取暖,工厂则使用重油作为燃料,导致空气质量很差,硫含量和颗粒物浓度都相当高。

  随着全球环保意识的提高,坦佩雷政府受到公众强大压力,于是从制度、立法、技术等层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实施环境许可证制度,工厂必须达到排放标准才能获准开工。由于各类行业的排放情况不一,这个环保标准并不是统一编写的文件,而是督查人员与每一家企业的技术人员反复协商,并征求利益相关人群,比如工厂附近居民的意见,通过协商、研讨制定出来的。因此,每一家企业所遵守的许可证都是唯一的,是量身订制的。每隔7到10年,这个标准还要调高一次。

  其次,工厂弃用重油,一律采用天然气作为燃料。民宅不再各家各户分散烧柴,而是纳入集中供暖系统。一些无法纳入集中供暖的偏远农村地区,则改为使用泥炭作为燃料。泥炭虽然算不上清洁能源,但是硫排放量非常低。

  能源厂采用热电联产技术,在发电的同时还生产热能。电生产出来后进入国家电网,热能则供给周边居民使用。热电联产大大提高了能源使用效率。

  此外,在城市和交通规划方面,坦佩雷也有所钻研。比如,在城市主要街道的下方、火车站口附近修建大型地下停车场,鼓励人们步行上街等等。坦佩雷市政府城市和经济发展部部长约基·拉埃霍告诉记者,汽车在地面上停车需要来回寻找车位,这可能使尾气排放增加一倍;而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加装净化装置,可以尽量保证地面空气清新。

  坦佩雷官员同时也承认,随着工业化进程步入晚期,重工业企业逐渐将生产基地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区,甚至挪到一些发展中国家,这也是老牌工业重镇的环境得以恢复的一个原因。记者在坦佩雷市中心采访时,的确看到一些旧厂房人去楼空,很多烟囱已经不再冒烟了。

  经过半个世纪的治理,坦佩雷的空气质量得到了根本改善。维尔贝格说,如今空气中已经检测不到含硫量。在监测空气质量时,甚至取消了对这一参数的监测。空气中悬浮颗粒物的浓度也大为降低。每年PM10数值超过50的天数只有10天左右——本世纪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年(2010年)也只有17天,远低于欧盟规定的35天红线。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