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政策:倾斜的依据和代价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18日 10:10:46   作者: 广丰能源网

美国能源政策:倾斜的依据和代价

     元  简

〔提   要〕特朗普政府的能源政策明显向传统化石能源,特别是油气产业倾斜,背景之一是美国重新成为石油生产大国,高产能力被认为有稳固的基础,可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为美国提供能源安全保障。有关争议主要围绕政策倾斜的依据和代价,提出的问题涉及可能影响石油高产前景的需求和供应因素,以及政策失衡可能对美国在新能源,特别是新运输技术市场竞争地位产生的不利影响。

〔关 键 词〕美国能源政策、页岩革命、运输业电力化

〔作者简介〕元简,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中图分类号〕F471.262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通过签署“能源独立”行政令,为新政府的能源政策定下基调:全力支持油气、煤炭等传统能源产业扩大产能。其政策依据包括:页岩革命使美国重获石油高产能力,产量增长使美国前所未有地接近“能源独立”目标。

对这种政策倾向的批评和质疑,开始主要集中于其对环境、生态和气候的负面影响。后来关注扩大到经济风险和代价,提出的问题包括:石油高产的持续是否有足够的需求和供应能力支撑,以及政策高度倾斜是否会使页岩革命成为“双刃剑”——在提高美国油气产量的同时,妨碍美国利用本身优势,在新能源领域的战略竞争中取胜。

 

一、倾斜态势明显

 

特朗普政府能源政策的倾斜,主要表现为在加强对油气等化石能源产业扶持力度的同时,削减对替代能源技术研发和应用的政府资助。有关举措包括:

1.大幅提升对油气企业的税收减免和政府补贴。到2017年底,油气企业得到的税收减免已创下纪录。据报道,仅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一家的税收减免额就达到59亿美元。2019财年新预算计划进一步扩大补贴和优惠的规模。根据有关估算,石油勘探项目从中得到的额外经济收益可能高达1900亿美元。

2.不顾国内环保组织的激烈抗议,取消和放宽前任政府对在环境和生态敏感地区和海域进行石油勘探、开采和运输活动的限制,同时指示联邦环保署(EPA)进一步放宽对油气和有关化工项目的污染界定,包括采用变通方式帮助这类项目“达标”。

3.开放更多联邦土地供油气勘探和开采,并大幅增加对在联邦土地进行有关活动的油气项目的政府资助。而可再生能源项目使用联邦土地却受到更多限制,有关政府资助也被削减。

4.增加对传统能源技术研发的支持,包括提高能源部“化石能源办公室”的预算拨款和对以研发油气开采技术为主的“能源主导项目”的政府资助。能源部清洁能源研发资助项目的预算被进一步削减,2018财年预算计划对有关项目预算的削减幅度为70%;2019财年预算计划提出的削减幅度为72%。此外,特朗普政府连续两年的财政预算计划,都提出要撤销能源部负责资助新能源研发和商业应用的主要机构——先进能源研究计划署(ARPA-E)和贷款项目(LP)。

此外,特朗普政府对遏制气候变化议程的抵制,包括退出《巴黎协定》和废除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清洁电力法》(CPP),也是政策倾斜的重要表现:通过减弱能源消费结构向低碳化方向转型的压力,维护对传统能源的依赖。


二、对化石能源刚性需求面临挑战

 

特朗普政府的能源政策向石油倾斜,不仅因为美国石油产能迅速增长,日产量已能突破1000万桶,创下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最高纪录, 还基于对石油需求前景的以下看法:过去、现在以及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石油都是最不可或缺的能源。虽然发达国家的石油需求增长趋于平缓,但在发展中世界,特别是中国、印度等经济快速增长的新兴经济体国家,石油消费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