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31日 00:45:32   作者: 广丰能源网

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其重要内涵之一就是要适度加大支出强度。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专项债券规模等措施,将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大动力。同时,还要更加注重优化支出结构,以收定支、量入为出,把该压的压下来、该减的减下去,加大民生等重点领域的保障力度。

  近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在研究部署进一步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时指出,要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和实施力度,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中央为何要采取这几项重要举措?这些措施将对经济发展起到什么效果?就相关热点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学者。

  应对收支平衡压力

  当前,我国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同时,境外疫情呈加速扩散蔓延态势,世界经济贸易增长受到严重冲击,我国疫情输入压力持续加大,经济发展特别是产业链恢复面临新的挑战,需要宏观政策精准、协同发力。

  “我国着力构建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主要手段,就业、产业、投资、消费、区域等政策协同发力的宏观调控制度体系。在当前形势下,积极的财政政策作用凸显,而且要更加积极有为。”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表示。

  白景明分析,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其重要内涵之一就是要适度加大支出强度,“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专项债券规模等措施,是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中央作出的重要决策”。

  疫情冲击带来经济增速放缓、近年来持续实施减税降费等措施造成财政减收,同时疫情防控、民生保障等刚性支出较大,收支矛盾较为突出。

  当政府支出超过收入时,就会出现财政赤字,赤字规模占GDP的比重,则为赤字率。“为应对收支矛盾,有必要适当提高赤字率,而且我国具备提高赤字率的空间。”白景明说。

  国际上通常采用的参考标准是欧盟在1992年制定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规定的3%的赤字率、60%的债务率。这个规定有其合理性,但合理赤字水平受经济发展状况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各国情况差异很大。白景明表示,“3%只是一个参考值,不是必须完全遵守的绝对标准,不少国家都已突破”。

  我国历年在确定赤字率时,既考虑了3%的参考值,又权衡了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2016年、2017年我国赤字率均为3%,2018年赤字率为2.6%,系近年来赤字率首次下调,但因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赤字规模与2017年的2.38万亿元持平。2019年,我国继续增加财政支出规模,安排全国财政赤字27600亿元,赤字率由2.6%适度提高到2.8%。

  白景明认为,与世界主要经济体相比,我国赤字率水平并不高,“今年支出压力加大,特别是要保障公共卫生、教育、社保等方面的刚性支出,有必要适当提高赤字率,以更好适应经济发展需要,化解财政收支矛盾”。

  特别国债备受关注

  在此次明确的一系列措施中,发行特别国债备受关注。“国债在发行时通常没有指定用途,但特别国债则是针对某项特定事务筹资发行的国债。”白景明解释说。

  华泰固收发布研究报告分析,特别国债与一般国债在资金用途、预算管理和发行流程方面存在明显差异。特别国债资金用途不同于一般国债,专门服务于特定政策,支持特定项目需要。

  此前,我国发行过两次特别国债。第一次是1998年,经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批准,财政部发行2700亿元长期特别国债,所筹集的资金全部用于补充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资本金。

  第二次是2007年,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决定:批准发行15500亿元特别国债,用于购买约2000亿美元外汇,作为即将成立的国家外汇投资公司资本金。

  此外,2007年第一期6000亿元特别国债于2017年8月29日到期兑付。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采取滚动发行方式向有关银行定向发行6000亿元特别国债。

  “特别国债与地方专项债券的定位具有互补性,这次两个政策工具同时使用,能够发挥出更好效果。”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院长郑春荣表示。

  华泰固收研究报告认为,特别国债的决策机制和用途更加灵活,能起到补充和定向支持作用,对于缓解经济压力、稳定经济主体预期至关重要。在当前高度不确定性的环境下,适时、适度重启特别国债发行很有必要。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