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关于能源发展战略研究若干问题的思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9日 04:33:04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能源战略研究,如果沿用传统的思维定势,改变不了我国“富煤贫油少气”的实际,即使不惜一切代价,国内石油生产也不可能有实质性的改变,关键是如何做好可再生能源发展这篇大文章。

现在能源“十四五”规划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之中,面向2035年现代化国家初步建成和2050年建成美丽的现代化强国的能源发展战略研究也在进行中,我国历史上关于能源发展规划与发展战略的研究已经进行了多次,其经验和教训值得汲取。到目前为止,我国先后进行了13次5年国民经济发展规划(计划)纲要的编写,都包含了能源的内容,自“六五”开始有了专门的能源规划(计划),先后编制了8次国家能源规划(计划),进行了四次规模较大的能源战略研究。

四次大规模能源发展战略研究

引领我国能源发展

第一次能源发展战略研究,是上世纪80年代依据邓小平同志提出2000年GDP翻两番和下世纪中叶全面实现现代化的两大战略目标作出的,针对当时国家能源供应全面吃紧的情况,能源工作者提出2000年之前的能源发展战略是“一翻保两番”,即能源消费总量与1980年相比较翻一番,保障GDP翻两番的能源需要。到2050年人均3吨煤当量,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当时估计中国人口在16亿左右),人均1个千瓦的发电装机,支持国家的全面现代化。

第二次能源发展战略研究是在2000年实现了能源“一翻保两翻”的战略目标基础上作出的。当时国家经济发展的目标是到2020年国民经济总量与2000年相比再翻两番,2050年实现现代化的目标不变,依据2000年能源消费总量14亿吨煤当量,提出了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30亿吨以内,发电装机不少于9.6亿千瓦,2050年的目标与第一次战略研究目标保持不变。

第三次能源发展战略研究是2007年作出的,其背景是2003年以后中国经济和能源都出现了超常规发展,尤其是能源的超常规发展,使得2005年能源消费总量就超过了25亿吨。面对能源供应全面紧张的局面,党中央、国务院做出了成立国家能源委员会和国家能源局的决定,部署了新一轮的能源发展战略研究,提出了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5亿吨,2030年控制在75亿吨煤当量的目标。

第四次能源发展战略研究的背景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根据我国大气污染日趋严重的局面和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达峰的国际承诺,在2014年提出了能源革命的要求,逐步减少对煤炭的依赖,实现能源的清洁低碳发展,为此国家做出了《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行动方案(2030)》,提出了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52亿吨煤当量、煤炭占比控制在60%以下、天然气占比不少于10%、非化石能源占比提高至15%,2030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60亿吨煤当量、煤炭占比控制在50%以下,非化石能源占比不少于20%。

从这几次战略研究的目标与实际执行情况来看,第一次研究目标与实际情况基本一致,2000年GDP总量比1980年翻了两番,而能源消费总量仅从1980年的约6亿吨煤当量增加为2000年的14亿吨煤当量,基本上实现了“一翻保两番”的战略目标。第二次战略研究的目标与实际执行结果误差极大,2010年能源消费总量达到了35亿吨煤当量,发电装机超过10亿千瓦。

第三次战略研究目标也与实际执行情况有较大偏差,其原因是矫枉过正,高估了能源的消费量,现在来看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可以控制在50亿吨煤当量以内。

战略研究与执行效果出现误差

但在预测估计的误差范围之内

这几次战略研究与实际执行产生误差原因,不是能源研究出了问题。1980年至2000年期间,是我国改革开放起步的阶段,国家百废待兴,能源供应能力实在不足,“开发与节约并重,节约优先”得到了坚决贯彻。能源消费总量虽然突破了原来的预期,但是在预测估计的误差范围之内。

2000年对2020年和2050年能源发展目标的预判,逻辑上是正确的。既然我们在1980-2000年期间实现了能源的“一翻保两番”,2000-2020年期间与1980-2000年期间相比,我国经济发展的质量、规模和技术水平都有了很大提高,且提出了构建“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基本国策,完全有能力实现“一翻保两番”。

但是这一国策没有得到有效落实,尤其是用相对指标作为约束性指标,没有遏制住能源消费总量的过快增长。包括“十一五”开始实施能源强度作为约束性指标进行管理,导致了相对目标全部实现,总量目标严重突破的现象发生。能源界,尤其是节能领域的专家和管理者,津津乐道的是,2010年GDP的能源强度比2005年下降了19.1%,中国实现的节能量占据全球的半壁江山。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