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热产业方兴未艾 仍需政策“暖风”吹拂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4日 14:48:20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孙锐分析说:“光热集发电和储能于一身,同一地点、同等容量的光热发电机组发电量是光伏的2.6倍,能够提供100%电力保障,可以显著减少高比例风电和光伏接入后电力系统对储能电站容量的需求,与光伏、风电形成互补。”

孙锐认为,随着我国大规模新能源机组占比不断提升,煤电占比持续降低,西部地区风电和光伏依赖煤电打捆外送模式将不可持续。以甘肃酒泉至湖南的±800千伏祁韶线为例,该输送通道已经建成投运,原规划设计外送电量的60%为煤电,配套煤电机组600万千瓦,其中新建400万千瓦。然而全国煤电机组出现过剩局面,能源主管部门暂停了200万千瓦煤电机组的建设。由于缺少调节电源,该通道的输电功率与设计值相差甚远,当地的风电、光伏电力送不出去,弃风、弃光现象严重。

“如果建设200万千瓦光热发电替代被暂停的煤电机组,外送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比重将提升到80%以上,目前地方政府已开展了相关研究工作。”孙锐表示。

光热产业方兴未艾,如何破解发电成本高企难题,黄文佳和金建祥早已成竹在胸。“再经过两三轮示范项目的持续建设,光热发电有望实现调峰平价。”

孙锐分析说:“如果光热发电装机每年保持一定增长规模,使产业链逐渐发展壮大,保守估算,2030年光热发电成本将下降到0.7元/千瓦时以下。”

与此同时,多位业内人士也担心,我国光热产业尚处于示范发展阶段,如果补贴政策发生重大调整,不仅会使产业发展陷入停滞不前的窘境,还有可能让刚刚培育起来的产业夭折。而一旦失去国内的创新及产业链成本优势,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将不复存在。

专家认为,补贴退坡是大势所趋,但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光热发电项目建设周期长,同时,我国西北部独特的气候环境导致有效工期不足8个月,因此首先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给光热产业发展一个合理的缓冲期,以免造成大起大落。”王志峰坦言。

 3/3   3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