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补贴退潮 车企宣称不涨价但面临竞争加剧(2)

  发布时间: 2019年06月29日 00:57:15   作者: 广丰能源网

“断奶”

车企改款车型争享补贴,“大限”后竞争加剧

事实上,这并不是新能源补贴第一次退坡。2016年开始,补贴退坡幅度逐年递增,市场对此早已有相应的预期,但这一次退坡力度之大让车企感到不小压力。根据3月公布的2019年新能源补贴政策,续驶里程250公里以下无补贴,续驶里程在250公里(包括250km)至400公里之间的纯电动乘用车补贴金额为1.8万元。

北汽新能源方面表示,补贴退坡在落地初期,给企业带来较大的销量压力和利润压力,同时,企业竞争在不断加剧,市场淘汰赛已经提前开启。

在4S店里从事销售工作四年的陈荣(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从2016年补贴逐年退坡后,国内的车企开始主动对生产做出调整,并赶在退坡落地前尽快消化库存,甚至当退坡幅度不确定前,就有车企主动停产,静观其变。

今年2月底,生产新能源客车的广汽比亚迪就下发通知,安排生产部、品质部、计划部现场一线人员放假3个月。比亚迪商用车事业部公关总监肖海平回应称:“受今年的补贴政策、车型公告、公交预算审批等因素影响,客车行业上半年是淡季,这个是行业性质所决定的。”

陈荣介绍称,不少车企会在每年补贴新政出台后对原有车型进行改款,尽量符合新政要求。2016年新能源补贴退坡启动,主要针对电动车的续航能力提出要求,为此车企也被迫在续航能力上下功夫,以达到享有补贴的标准。

因此,新能源补贴退坡可以视作为倒逼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健康发展的一着险棋。一方面,补贴退坡让电动车行业进一步推动市场化竞争,最终实现优胜劣汰的市场格局;但另一方面,退坡打击消费者的购买意愿,也容易让车企短期内失去重要的收入支柱,让电动车行业出现明显“颠簸”。

多位消费者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确实影响了购车意愿。

“今年3月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减退政策公布后,我们家就计划在6月25日补贴减退前把车买了,经过一番对比,在上周末把车定了。”王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早在2018年2月就获得了新能源汽车牌照,在此之前家中已有一辆燃油汽车,所以当时没有着急购新车。

对比新能源汽车与燃油车的优劣势,王女士认为,“燃油车相比之下出行成本偏高,新能源汽车行驶成本低,不仅环保且保养成本比燃油汽车低,作为短途代步出行是最佳选择。”

“目前新能源汽车虽然在慢慢普及,但仍还面临技术不成熟、配套充电桩、续航等问题。”王女士表示,目前新能源车存在的技术问题有目共睹,想要替代燃油车还需要一定时间。

依赖

比亚迪8年获补助近70亿,45车企净利下滑

虽然在车市寒冬中保持增长,但补贴退坡的影响已经显现,新能源汽车的增长速度已大不如前。根据中汽协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1.2万辆和10.4万辆,比上年同期仅分别增长16.9%和1.8%。相比之下,3月和4月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85.4%和18.1%。

此前蔚来创始人李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力度在预期内,但实际上对蔚来汽车的销量影响却超出华尔街的估算。今年第一季度,蔚来汽车共交付3989辆ES8,截至5月,蔚来汽车共交付17550辆ES8,其中超过11000辆于去年交付。进入2019年后,ES8的交付数量比市场预期低。受此影响,蔚来汽车一季度营收环比腰斩,且亏损有所扩大。

根据各大公司的2018年财报和今年一季报情况来看,虽然销量增长继续拉动公司营收爬升,但新能源补贴退坡对净利润的影响尤为明显。招商银行研究院的报告统计,2018年45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市公司营收合计共4617.1亿元,同比增长22.1%,但归母净利润合计264.3亿元,同比下降21.3%;扣非归母净利润180.8亿元,同比下降35.4%。

而今年第一季度,45家公司营收合计共1051.7亿元,同比增长20.9%,归母净利润合计58.9亿元,同比下降20.4%,扣非归母净利润45.1亿,同比下降23.8%。值得注意的是,新能源汽车行业利润集中度相当高,第一季度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2亿和4.1亿,二者占45家公司45.1亿的29.5%。

实际上,长期以来,政府新能源政策补贴在车企利润中所占比例很大。比亚迪入局新能源汽车的时间较早,不容忽视的是,比亚迪屡屡陷入依赖政府补贴的质疑。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自2011年以来,比亚迪所获得的政府补助逐年增加,已经从2011年的3亿元涨至2018年的20.7亿元。经计算,这八年,比亚迪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总额约为69.68亿元。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