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发电的对错之争:调峰还是热电联产

  发布时间: 2019年06月27日 06:54:19   作者: 广丰能源网

“我已多次说过,我国不应再发展天然气热电联产了,要尽快停止。”谈及气电发展,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江亿态度明确,“从电源结构上看,我国是需要天然气发电厂的,但需要的是天然气调峰电厂,而非天然气热电联产。”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在不同场合也多次表达过类似观点。

天然气热电联产在我国气电领域占据“大头”。记者日前从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获得的一份名为《电力“十三五”规划中期评估及优化建议》的文件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气电装机7629万千瓦,其中70%以上是热电联产。既然是“主流”,天然气热电联产为何引得两位院士一再“否定”?若早应叫停,其在气电领域的市场份额为何如此之高?气电发展方向真的错了吗

(文丨本报记者 贾科华)

天然气发电的对错之争:调峰还是热电联产

第一部分

反对热电联产

调峰or热电联产

“江院士说得对,我完全赞同。”

“江院士的观点不对,基本论点就是错的。”

“江院士的说法有点太绝对了,但我基本认同他的观点。”

“江院士的研究方向不是气电,显得有点‘外行’。”

……

江亿院士的观点一经发表,便引起了大争议。支持者态度明确,反对者也毫不含糊,有的甚至言辞激烈。分歧、选边站队、隔空喊话,气电发展路线之争近期成为行业舆论热点。

气电,是清洁、低碳能源。在温室气体排放成为全球焦点议题的背景下,清洁、低碳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国际上对气电推崇有加,我国也提出了“有序”“适度”发展气电等原则,并制定了颇具雄心的发展规划。例如,《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十三五”期间,全国气电新增投产5000万千瓦,2020年达到1.1亿千瓦以上。装机规模相当于“五年翻一番”。

但数据显示,当前我国气电比重仍然较低。截至2018年底,我国气电装机总量8330万千瓦,占比仅4.38%,远低于美国42%、英国42%与韩国27%的水平。

天然气发电的对错之争:调峰还是热电联产

2018年天然气消费情况(单位:亿立方米)

“十三五”气电发展规划目标

气电项目具体可分为纯发电项目、天然气调峰电站、天然气热电联产以及天然气热电冷三联供项目。虽然种类很多,但比较容易区分:纯发电项目多建设于油气资源丰富的国家和地区,我国气电项目多为调峰电站和热电联产纯发电项目只用于发电;天然气热电联产电站是在发电的基础上增加了供热的功能;天然气热电冷三联供则是在发电、供热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加了制冷的功能。三者功能依次增多。纯发电项目与天然气调峰电站都只有发电功能,但两者定位不同,前者是一直发电的,后者则只是在缺电时才发电,其他时间“休息”,两者就像小汽车的4个轮胎与“备用轮胎”的差别。总体来讲,调峰电站能起到保障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的作用。

双方争论的焦点就在于应该发展“调峰”还是应该发展“热电联产”电站。看似难以对比的两种形式为何成了“非此即彼”的竞争、替代关系?

“去年我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对外依存度超过40%,如果再升高,能源安全就会产生问题”

“我国天然气资源不多,目前天然气消费占比7%左右,很难像发达国家一样达到20%—30%。尽管比例很低,但去年我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对外依存度超过40%,如果再升高,能源安全就会产生问题。石油储藏相对容易,但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60%,这也不是好事。如果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超过60%,这将给能源安全带来很大问题。”江亿说,资源是基础,“家底”摆在这里,任何行动不能脱离这一实际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约2800亿立方米,进口约1250亿立方米。在“资源不多”这一基础判断之上,江亿向记者展开了他的逻辑。

“非化石能源——水电、光伏、风电、核电是我国能源未来发展的最主要方向,但除了水电之外,风电、光伏发电的灵活性都挺差,非人类可以控制,核电也不容易来回调,考虑到电站的安全问题,核电最好也别调。发展非化石能源电力的最主要瓶颈,好多人说是电网输送能力不强。不对!是缺少灵活性电源。”江亿说,“德国、丹麦等国风电都发展得不错,很重要的原因是有气电调峰。因为气电的调节性能非常好,就像汽车一样,一脚油门下去,腾一声就起来,一抬脚,就慢下来,没有那么大的惯性,不像燃煤锅炉。”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