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43万人轮候,北京市新能源车指标排到2027年!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6日 22:39:12   作者: 广丰能源网

6月25日,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办公布2019年第3期摇号配置数据。其中,普通车个人摇号有326.4万人申请,指标中签难度继续保持高位。

响应环保号召,想买新能源汽车?

对不起,2019年的配额在今年的第一期指标公布时就已经发放完毕,又有1.3万个新同学加入了排号大军。目前,新能源指标有超过43万人申请,个人新能源车指标申请者需要排到2027年后。

新能源车指标或要排队至2027年

截至2019年6月8日24时,2019年第3期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3264065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62596家。相比两个月前,个人编码增加54761个,单位编码又增加7634个。

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430656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8802家。相比两个月前,个人编码增加13349个,单位编码又增加1246个。

根据分配规则,2019年个人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额度为5.4万个,今年的指标在2月25日第一期中签结果中已分配完毕。按照目前指标分配规则测算,新加入排号大军的申请者或将等待8年才能获得指标,也就是需要等到2027年。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表示,建议开放车牌租赁、盘活存量。“很多一二线城市,牌号是限制的,有钱买车不能上牌,存量的牌号是很多的,应该允许合法的租赁出去,允许闲置车牌租赁给年轻人,让他们拿着这个车牌,每年付一点租赁费,比如一万元一年,合法租赁让他们去买新车,总体不会影响机动车的存量。”

地下交易持续火爆

正如李稻葵所言,对于限购城市购车的人来说,“一牌难求”是共同的焦虑。

以北京市为例。2019年北京第一期、第二期小客车指标申请配置结果显示,普通小客车指标摇号的中签率分别约为2367:1,2462:1,中签难度越来越高。

目前,京牌“租赁”市场异常火爆,网端充斥着大量提供租赁、购买北京车牌的地下交易相关服务。

“摇了8年了,车牌一直摇不到。摇个号比中彩票还难,我只想要个代步工具。”

在北京工作多年的张杰(化名)告诉中证君,前几年,新能源汽车号牌很容易就可以排到,自己当时坚持摇燃油车号牌。“现在觉得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比较成熟了,转摇新能源车又要等到2027年。”张杰懊恼的表示。

张杰告诉中证君,因为最近妻子已经怀孕,所以自己找了个朋友租了个车牌,租金价格一年1.5万元,他签了三年。张杰对这个价格还比较满意。“现在这是‘市场价’,有车牌的人不愁租。”

由于摇号未果,吴猛(化名)在六年前购入了一辆燃油车后,与4S店签订了京牌租赁合同,当时的价格是3年一万。

“前一段时间又咨询了4S店,如果想升级买店里其他车,是否可以还用现在车的牌照,被4S店直接否了。“吴猛表示,4S店说之前价格太便宜,换车需要重新签订租号牌合同,老客户也要8年10万,一次性付费。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告诉中证君,租赁实际上对出租人和承租人来说各有风险。对承租人来说,如果出租车牌的人因为司法诉讼,名下的财产被查封执行,这辆车也将会被执行;对出租人来说,如果车出了交通事故,出租人无法证明事发时车由谁使用,要承担赔偿责任。”

事实上,不仅是租赁业务,北京车牌的买卖业务也大量存在。中证君近日找到一家中介,其自称买北京牌照可以,但只能用结婚过户的手段获得,标价17万左右。

该中介称,通过离婚结婚过户车牌的标价因车主自身条件而异,且区别很大。“看你是哪儿人,多大岁数。”“岁数稍微大点,北京户口的,都可以便宜。”

《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对于通过虚假手段或者非法手段获取的北京市小客车指标确认书视为无效,取消其资格,同时三年内不予受理申请人提出的指标申请。

另有不愿具名的中介机构表示,现在通过假结婚手段过户车牌办理难度很高,“相关机构会对双方进行审核非常严格,双方有一方非京籍审核期为一年,一旦发现弄虚作假,双方都将承担责任,指标直接注销。”

许浩表示,通过“假结婚”过户指标的做法,其背后暗藏诸多风险,法律上不存在所谓假结婚和假离婚的说法,但轻易想离婚也不容易。“一旦领了结婚证,(作为买方)达到目的,人家又不同意离婚了,可能会陷入旷日持久的诉讼中。法院审理离婚案件会有其自身规律和考量,婚内取得的财产,原则上是要进行分割,如果对方提出来进行分割,没有其他证据,法院判决有可能支持分割的诉求。”

适当放开新能源车指标呼声渐高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