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下新能源行业的转型升级之道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3日 00:00:09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在2018(第九届)清洁发展国际融资论坛上,国富资本董事长熊焰先生发表主题演讲时指出,新时代下的新能源竞争要以经济性为根本,即便是清洁能源也不能长期依赖国家补贴,而是要依靠技术进步和规模化来降低成本,能源企业要准备迎接“零补贴时代”。他说

  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进入了新时代,从投资角度看,新时代最重要的特征是由过去高速度增长转变成高质量增长。中国过去改革开放创造了全球的经济奇迹,GDP以平均百分之九点几的速度增长了将近40年,但在这过程中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最大的代价之一就是环境的代价。过往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增长方式必须得到转型升级。

  能源领域要进一步开放和市场化改革

  新时代下,我们要更加坚定、充分、全面地实施市场对要素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站在能源投资的角度讲,就是要更多地尊重市场规律,尊重经济规律,这是新时代一个特征。中国的基础设施,包括国家电网主导的全球能源互联网,高铁、高速公路组成的交通网络,以及输送能源的油气网络等都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经济规律告诉我们,当基础设施大规模铺就之后,应用会出现爆炸性增长,这是能源领域的新机遇。

  当然,我们希望斗而不破,适可而止,但作为企业,我们也要做好过冬的准备。种种迹象表明,准金融危机已经慢慢向我们走来。当然,以我们国家的体制,在承受较大压力、统一协调步伐上有相当的优势。我们也希望变压力为动力,以开放促改革,靠外部的力量来推动中国的进一步开放和市场化改革。中国的改革如果没有压力,可能会出现动力不足的情况,但是有了外部压力,如果我们善于把这种压力变成动力,应该是中华民族之幸。

  新能源要以煤电成本为竞争基准

  新时代下的新能源竞争要以经济性为根本,各种能源最核心的竞争因素是成本。国富资本是能源领域规模化的投资人,我们会认真对各种能源进行比较,持续关注各种能源的经济性,我们坚持以煤电成本为各种新能源最终竞争的基准。因为从用电成本而言,水电成本显然最低,但是由于它的地域性、资源稀缺性,加之对环境保护的综合考量,水电在任何国家都是限于一定的领域内。目前,在中国一次能源向二次能源的使用上,煤电大概占到三分之二,中国的投资界、企业界等相关方面都是以煤电成本为基准,陆上风电、海上风电、集中式光伏、分布式光伏、天然气发电等,均以煤电为竞争基准靠拢。

  在最终成本的考量上,我们不仅要考虑一次购置成本、运营成本,还要考虑不同能源形式在全产业链的综合成本。比如,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关注光伏发电前端——冶炼阶段的污染,也开始量化风电对小环境的扰动,并把所有的这些外部性因素转变为价格信号,转变为成本信号。

  实际上,从一般基准单位耗能角度计算,中国的煤电成本在二到三毛钱左右,再把脱硫、脱硝、除尘这些外部因素考虑进来,现在煤电的成本为四毛钱。煤电产业已经承担了它在环保等方面的外部性市场成本,因此,其他形式的能源不应过多地拿环境污染对煤电进行道德绑架。

  降低成本要依靠技术进步和规模化

  没有技术进步和规模化发展的推动,降低成本只能是个善良的愿望。可喜的是,由于中国巨大的市场和改革开放,我们引入了新技术,经过这几十年的技术进步和积累,使得中国国内在能源领域的技术创新已经处于全球的先进行列,提振了整个行业的信心和核心竞争力,这也成为我们观察投资项目最重要的一个支点。比如,我们在考察海上风电项目的时候,可以认真分析该风电项目的技术进步的潜力,而不是简单看今天风电电价多高。我们估计,差别电价和电价补贴将不会持续很长时间。而真的把海上风电的成本降下来,还是要靠技术进步的力量。

  新能源行业的“后补贴时代”甚至是“零补贴时代”已经到来。靠不同的地域的差别电价、靠政府的电价补贴来维持的企业都不会走得太远。预计在“十三五”末期,完全的零补贴时代有可能来临。

  中国天然气发电前景广阔

  国富资本有专门的能源团队,目前正在考察一些大的投资机会,其中就包括我们高度关注的LNG(液化天然气)。我们认为,在中国目前的能源结构中,天然气用量与全球的平均水平还存在很大的差距,可预见的市场空间也非常广阔。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