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视点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2日 18:47:16   作者: 广丰能源网

  本报告在回顾2013年经济运行和排放情况的基础上,对中国碳排放的长期预测进行滚动调整,并展望2014年的排放趋势。在此基础上,识别全面深化改革和政策调整所孕育的新的更高质量、更绿色、更可持续的增长点。

  2013年回顾:更有力减排措施的效果尚未充分显现

  为了促进节能减排,2013年我国在推动产业结构升级,促进各行各业节能,鼓励研发和推广节能技术与产品等措施,带动生产工艺过程节能,通过完善节能标准标识制度推动居民消费和公共部门节能,通过政府采购和补贴措施带动节能产品推广,推动能源结构优化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这些政策的节能减排效果,尚未在2013年立即显现。2013年全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上年下降3.7%,考虑到能源结构的优化,单位国内生产总值排放下降幅度估计在4%左右,低于2012年5.02%的下降幅度。中国节能减排的短期形势仍然非常严峻。

  有利于减缓排放增长的具有长期意义的新趋势

  2013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在不少方面呈现的重要趋势,进一步确认了经济增长正在历经阶段转换,也预示着碳排放总量增长速度将明显减缓。

  第一,潜在经济增速进一步降低,排放总量增速将放缓。2013年中国经济增长阶段转换导致的增速减缓趋势,表现得更加明显。这标志着工业化进程迈入了新的阶段,以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为主的低能耗、低排放产业,将成为未来增长的主要动力(刘世锦,2012年)。

  第二,经济结构发生了转折性变化,也将导致排放总量增速放缓。2013年服务业实际增速超过了第二产业。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升,主要工业产品、资本品、基础设施、住房和居民耐用消费品保有量逐步接近饱和,在外需增速放缓的情况下,这些部门的生产活动将主要用于所保有产品的更新,第二产业的增长速度将因此而降低。而与此形成对照的是,需求收入弹性较高、能耗低的服务业需求将持续增长。

  在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实际增速相对格局发生变化的同时,两者的相对价格也在发生趋势性变化,这正是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的体现。可贸易的制造业部门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将导致不可贸易的服务业部门的劳动力价格上升。而且,国内人口结构老龄化所导致的劳动力供给增速下降,将加剧这种趋势。

  未来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速度的相对变化,以及相对价格水平的变化,将使得服务业增加值比重在2013年首次超过第二产业之后继续提高。这种产业结构的趋势性转折意味着能源消费强度将以更快速度下降。

  第三,为化解产能过剩、防控政府债务严重风险而主动采取的措施,也将减缓经济增长速度,减缓排放增速。

  第四,普惠地提供涉及面最广的公共产品——清洁空气,已经成为社会共识,将促进节能减排。当前雾霾的特点是影响范围大、持续时间长。这表明,排放总量超过一定阈值之后,雾霾的负面影响并非以与排放总量相同的速度线性扩大,而是以更快的速度扩大。

  第五,全面深化改革,将带动能源消耗强度和排放强度降低。

  上述五个方面积极因素的节能减排效果的充分显现,尚待时日,预计要在“十三五”及之后的时期,才会对排放产生明显影响。

  排放增速长期内趋缓态势进一步确认

  碳排放取决于经济总量、能源强度和能源消费的碳强度三个因素。2013年年初,对照国际经验并结合我国国情,我们发现,通过提高清洁能源的比重,中国能源消费的碳排放强度可以明显降低。但是能源强度的降低空间,用不同口径的GDP数据得到的结论差异很大。

  具体而言,如果用2005年购买力平价标准衡量GDP所得到的中国能源强度水平,明显高于发达国家可比发展阶段的情形,从而中国能源强度水平有较大降低余地;但如果用1990年G-K国际元衡量GDP所得到的中国能源强度水平,已经接近甚至低于一些发达国家可比发展阶段的情形,从而中国能源强度水平进一步降低的余地非常有限。

  但是,如果将发达国家从和我国目前人均GDP水平相当时点,到与我国十年后人均GDP水平相当的时点,能源强度累积降低的比例作为对照标准,则我国未来十年节能目标有可能实现。

  2013年中国出现的上述新现象,有可能促进形成更加乐观的节能减排局面。在具体分析之前,首先介绍基础数据出现的新变化。

  ——基础数据调整提高了能源消费和排放的基数

  中国政府尚未公布系统的碳排放数据。因此,我们预测的基础数据主要来自世界银行的WDI数据库。考虑到WDI的数据来源于美国能源部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为此,在 WDI尚未更新的场合,我们直接引后者的排放总量数据。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