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景能源:“软硬兼施” 做强中国风电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02日 00:59:08   作者: 广丰能源网

  一家2007年成立的公司,2008年销售额就到了3个亿,2009年为10亿,而2014年或突破百亿。这家公司就是远景能源。

  文 | 本刊记者 陈雪婉

  让我们重温一下,乔布斯当年重返苹果后所做的广告——非同凡想:

  致疯狂的人。他们特立独行。他们桀骜不驯。他们惹是生非。他们格格不入。他们用与众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他们不喜欢墨守成规。他们也不愿安于现状。你可以认同他们,反对他们,颂扬或是诋毁他们。但惟独不能漠视他们。因为他们改变了寻常事物。他们推动人类向前迈进。或许他们是别人眼里的疯子,但他们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改变世界。

  大多数中国孩子,从幼儿园起就知道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孩是件很危险且极具勇气的事。然而,“叛逆者”,某种情况下更是一个褒义词。甚至这些天,伴随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不留神,创新俨然成为了一个时髦词儿——但没有“叛逆”,哪有创新?

  远景能源向来被人视为“另类”,有人用江湖中的杨过作比。 他们要做寻找梦想的“偏执狂”,不走寻常路。虽然不想去吹捧,但不得不承认,在他们身上,你的确是看到了几分意欲改变世界的情怀。

  追风小子

  张雷太忙。接受《中国机电工业》采访前他忙着跟同事交流工作,就在采访快结束时又有同事候于门外,而此时已是正午。

  与张雷交谈,能感觉到他本人并不张扬。非要形容的话,他和他的办公室一样低调,不事浮夸;他和他的远景一样“open”,“远景是一家很open的企业”,采访中,这句话他常挂在嘴边。

  远景是怎么来的?总是要追本溯源。

  早几年的媒体报道中,张雷被称作“追风少年”。是的,回到2006年,张雷不过才刚三十岁。

  之前,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他在伦敦道达尔石油公司任能源交易战略分析师,也曾经供职于巴克莱银行,负责能源金融结构产品的定价工作。这一切乍看起来似乎与风能、风机制造并不搭界。但从传统的石油、天然气买卖,到新兴“碳市场”的交易,张雷从未离开能源领域。

  在他看来,新能源的成本是主导每一次能源更替的最关键因素。“未来5至10年,风能可能是唯一可以与传统化石能源在发电成本上相抗衡的清洁能源”,也正是看准了这一机遇,完成创业酝酿和初期准备后,2007年初,张雷从海外归国,带领10人“海归”创业团队回到家乡江苏省江阴市,成立了远景能源。他在多个场合都提到使命,这次访谈,他再次对记者表示,“为人类的可持续未来解决挑战”是远景的使命,这也就是为什么创业之初公司取名“远景”。

  在风电行业,远景不能不算是后来者、毛头小子。当时国内已有金风、华锐等领跑者,又有明阳风电、国电联合动力、运达风电以及维斯塔斯、歌美飒等众多企业分羹,远景并非如今天这般闪耀。

  远景能源存在的意义在于获得风电技术的重大突破。张雷笃定要找到一种能够放大技术优势的商业模式。

  在智能风机范畴,远景是先行者,最早提出智能风机概念。不仅有硬件传感器,更有大量的软件传感器和在航空航天及汽车行业成功应用的控制算法,远景的风机,相比起传统机组几万行的控制软件代码,居然超过200 万行。风机发电效率提高15%~20%。

  限于风机技术壁垒,面积约占全国风能资源60%的低风速地区,并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与利用。2009年,三北地区弃风限电出现,中国风电产业政策从速度转向质量,从三北地区转向中东部低风速区域。低风速风机,远景拔得头筹。从1.5兆瓦87米机组、1.5兆瓦93米机组到1.8兆瓦106米低风速智能机组,不断改进的是核心智能控制技术,发电更多,度电成本更低。与降低度电成本相关的事情总会令人惊喜。

  远景没有止步。江苏潮间带海上风电场是我国海上风电装机最大的区域。而远景设计的4MW海上风机获得了潮间带130兆瓦项目的订单。我国海上风电资源丰富,但投资效益不高。国外海上风机价格昂贵,国内又缺乏高可靠性、高性价比的海上风机。过去几年,远景海上机组在龙源如东潮间带实验风场表现优异,有风电开发商对它评价“让人眼前一亮”。

  成绩单并不赖。可以看到远景的风机一直在坚持走精品路线,产品就要“满好格”。彭博新能源财经发布的中国风电运维市场报告中,远景是出质保率最高的中国风机制造商,以60%出质保率领跑行业。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