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市场洗牌角逐 造车新势力"暗战"特斯拉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4日 02:36:24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原标题:新能源汽车市场驶向至暗时刻,造车新势力“暗战”特斯拉)

从整个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来看,2019年可能会遭遇史上首次负增长。

新能源汽车市场洗牌角逐 造车新势力

特斯拉狂奔,蔚来“失速”——2019年新能源汽车洗牌的十字路口上,二者驶向了截然相反的两端。

2019年底,被期待终有一战的两家车企再次交锋:蔚来公布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由于高于市场预期,股价涨幅一度超过100%。同一天,特斯拉在上海超级工厂正式向15名员工交付首批国产Model 3。难以想象的是,2019年2月Model 3才以进口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时隔不足一年特斯拉就将Model 3完成“国产化”。

实际上,蔚来经历了压力巨大的一年,上市后资金压力并未减轻,公司融资速度追不上亏损幅度,最终在资本寒冬中迎来矛盾爆发,2019年蔚来没能完成4万至5万辆的交付目标,公司不得不节流保命。而蔚来所遇到的困境并非孤例,售价低于蔚来的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同样没能完成2019年年初定下的交付目标。如果从整个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来看,2019年可能会遭遇史上首次负增长。

多年新能源补贴政策下,中国成为全球电动车第一大市场,但2019年新能源补贴退坡,“断奶”后的电动汽车厂商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再加上特斯拉在国内已完成量产和交付,内外压力之下造车新势力所面临的困难被无限放大。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是去伪存真的一年,补贴政策带来的虚假繁荣逐渐消退,市场真实需求显现。

新能源汽车市场洗牌角逐 造车新势力

力驱阴霾

蔚来节流保命,员工数量减四分之一

在拖到2019年的倒数第二天,蔚来汽车才交出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但一系列利好消息的集中释放,似乎让蔚来走出早前裁员和首席财务官谢东萤离职的阴霾。根据财报,蔚来汽车第三季度营收达18.4亿元人民币,同比和环比分别增长25%和21.8%,超出市场预期的16.32亿元;净亏损为25.54亿元人民币,低于市场预期的29.39亿元。

“我们今年(2019年)在效率优化方面确实是进行了一些裁员和组织架构优化……相较于人数的减少,我们更重要的是控制总体的成本和费用的效率。”2019年结束前夕,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的员工数量将从2019年年初最高的9900人,下降至低于7500人。这相当于减少近四分之一的员工。

蔚来保证交付数量上升的同时又控制了销售费用。三季报显示,蔚来该季度的销售和管理费用环比下降18.1%,是2019年前三季度里的最低值。值得注意的是,蔚来三季度同样削减的还有研发支出,这一数字环比下降21.3%。美国投资公司Infusive Asset Management分析师黄炎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蔚来已经建立起一定的品牌知名度,削减营销费用符合预期,但砍掉研发费用不利于公司面对来自特斯拉和传统车企的竞争。

裁员、降低营销费用甚至研发投入,这对于过去蔚来的高调表现来说有着极大的反差。从公司成立至今,蔚来一直采取高举高打的路线,李斌力图将蔚来打造成国内造车新势力中的高端品牌,不管是租下北京王府井东方广场作为NIO Space销售中心,还是每年举行NIO Day邀请车主到现场参与,蔚来用于市场营销的费用之高让人咋舌。

究其原因,蔚来的需求量不及预期,而融资一直无明显进展,公司只能通过节流维持生存。在2019年发布二季报时,蔚来已宣布将启动裁员计划和优化组织架构。在销售渠道方面,蔚来没有选择关掉成本昂贵的NIO House,取而代之的是建立成本较低的NIO Space。新京报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蔚来近期NIO Space的数量已达到72家,完成了2019年设定的目标。

虽然三季度的交付量有所上升,但蔚来毛利率的改善并不明显。第三季度蔚来的毛利率为-12.1%,表面上看比第二季度的-33.4%有大幅提升,但二季度毛利率主要受召回事件影响,如果剔除召回的影响,二季度汽车业务的毛利率应为-10.9%。这表明蔚来的毛利率并未有显著性改善。

对此,李斌在财报电话上表示,毛利率的提升将是公司非常重要的工作。他认为,从销量、产品的定价和组合、动力电池成本下降三方面将有利于提高蔚来的毛利率,展望2020年蔚来有能力将毛利率转正。

“我能很肯定地说,2020年整个整车的毛利全年转正这件事情,我们是非常有信心能够做到的。”李斌说。

补贴困局

遭遇竞争对手围堵,新融资迫在眉睫

2019年,蔚来深陷困局,第一季度公司交付量低于市场预期,股价开始从高位下落,而且公司还宣布取消上海嘉定建厂计划,遭到投资者的质疑。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