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景能源张雷:我们一直想帮行业做一杆秤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1日 12:56:26   作者: 广丰能源网

远景能源CEO张雷

远景能源CEO张雷

  新浪财经讯 10月17日消息,在2015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远景能源CEO张雷阐释了他对于能源未来的构想,并首次提出了远景对能源互联网的定义。远景能源致力于构建未来能源生态环境的雄心越来越显而易见。

  “环境变化会不断塑造物种,能源环境的变化也会不断塑造企业”。张雷表示,思考能源的未来,更多的并不是做一个思想家,是做一个生物学家。他将现在的能源变革时代比喻成恐龙时代。现在世界500强的前12名中,有11家是化石能源相关的企业。这些巨无霸企业就好像恐龙。这些恐龙是不是会慢慢消亡?恐龙倒下之后,最先出现的哺乳动物应该是什么样?

  “新投的几亿美元的天然气电厂,可能在一年时间也就只有十天可以满负荷发电。所以,在这么一个气候环境已经变化的市场中,整个市场机制已经在筛选出一些物种”。张雷对他眼中的“旧世界”的看法颇为犀利。

  他认为,能源系统正在发生巨大的重构。“很多熟悉的,我们非常有信心的技术,或者想在这些技术上做的一些创新,其实根本是无本之木。或者说这样的投资并不值得,就好像在快要沉的船上做很多安装、装修工作,是否有意义?”

  “应该让风电、新能源成为能源里的中流砥柱”。张雷表示,未来火电将变成替代能源,要研究的是火电能不能非常有效的响应可再生能源。因为毫无疑问,可再生能源将会是主导地位,将是龙头,将是食物链的最高端。而配合可再生能源的火电可以通过市场机制获得合理定价,也会有算法来明确其应得的补偿。

  远景能源一直将能源互联网概念奉为圭臬。而对于众说纷纭的能源互联网的定义,张雷在发言中首次提出了远景能源的观点。他表示,能源互联网将会是可再生能源时代的运行机制,这个机制包含系统、法则、规律、参与方。其核心是三个要素,简单讲就是两部分,一个是人,还有一部分人工智能。总之,就是人+人工智能。这将会构成能源互联网的主体。再加上智能风机、风场、太阳能光伏电站,软件平台、操作系统,各种APP等智能硬件,这三者构成了能源互联网的有机整体。

  张雷特别强调,个体在能源互联网时代将变得异常重要。“谈互联网,不谈个体,不谈人,称不上谈互联网”。他认为,在这样的时代,人可以对能源系统做出的改变太大了。个体的力量,将会对能源系统产生前所未有的冲击。

  “如果每家每户放一块特斯拉[微博]的储能电池,对能源系统会是什么影响?如果每个房顶放一个太阳能电池板呢?”张雷认为,正因为如此,未来也更需要有一个平台、规则,和一套机制,来让系统变得和谐。

  远景能源的宏伟志向,无疑也就在于此。

  就在风能大会的前一天,张雷率领来自风电解决方案及软件产品团队、丹麦全球创新中心、休斯敦全球创新中心的4位技术专家,讲述他们是如何将航天、军事、汽车、IT等领域技术引入风电领域的。这也是中国能源企业首次以TED演讲形式,传播其产品和理念。

  张雷在演讲中介绍了远景能源的EcoSwing超导发电机,其定子线圈采用传统方式,而转子线圈采用独特的高温超导材料制成。这些转子线圈安装在真空环境中,使用压缩氦气控制在77K临界转化温度以下,实现转子超导状态。这个技术预计比传统永磁发电机效率提高至少50%,风电度电成本有望下降30%。此外,与永磁直驱相比,超导直驱方案预计将减轻塔顶重量至少30%,对海上风电可谓一箭双雕——在风机本体减重的同时,又极大程度上降低了平台成本。

  “超导风机将是未来彻底压垮火电的最后一根稻草。到时候风电的度电价格将会降到2毛多。”张雷表示。

  此外,远景的技术专家还介绍了,利用航空技术,设计的防风、耐腐蚀、耐脏翼型,可以大幅减少尾流效应的激光雷达(LiDAR)技术和CFD模型,以及将猫头鹰的锯齿状翼型结构融合到新一代叶片设计降低噪声的成绩。

  “猫头鹰从天上飞下来的时候,老鼠是听不到声音的,我们发现它的翅膀是锯齿形状的。受此启发,我们为风机叶片边缘设计了锯齿形状,再加上羽毛的管状结构,结果发现锯齿尾缘可以降低低频噪声,羽毛管状结构可以降低高频的噪声。”远景能源休斯敦全球创新中心叶片翼型专家孙毓平说。

  对于远景来说,这一切的技术变革,其实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平台。远景能源一直强调自己的互联网、大数据模式。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