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电力技术水平有了长足进步但在科技创新方面依然存在较大劣势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3日 10:36:59   作者: 广丰能源网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体量的迅速扩大,我国电力行业开始高速发展,并将发展势头维持至今。其间,我们获得了经验,也得到过教训;在肯定我国电力行业发展成就的同时,也须意识到当下的困难和挑战。2014年6月,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六次会议上,习总书记创造性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四个革命”即能源消费革命、供给革命、技术革命和体制革命,从这4个方面加以审时度势,透视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电力行业,将更有利于我们总结过去,更好地纪念改革开放,并有信心开辟电力新未来。

我国电力技术水平有了长足进步但在科技创新方面依然存在较大劣势

一、电力消费持续增长,用电结构明显改善,经济与能源的创新互动仍有较大潜力

回顾电力消费40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跃居世界首位,用电结构和电耗亦持续改善,但由于重工业化结构的苏联模式仍然呈现明显惯性,全面统筹协调经济建设与能源发展一直存在较大难度。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结构对应的产业电量排序经历了从“二一三”到“二三一”,再到“三二一”的调整,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也经历了由小于1到大于1继而降至小于1的“A”型发展。通过产业结构调整促进电力消费结构优化,三次产业及居民用电结构表现出“两升两降”的特点,即第一、二产业用电占比双降,三产及居民用电占比快速上升,用电结构从1986年的6:82:7:5演变为2017年的2:70:14:14。“六五”至“九五”时期,我国尚处于工业化初期,全国电力供需整体紧张,表现为经济增速普遍大于用电增速(除“七五”时期,经济过热导致严重通货膨胀,经济增速明显下降),严重缺电成为制约经济快速发展的瓶颈。从用电量增长贡献率的角度看,“七五”至“九五”期间,二产对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居首但快速下降,三产和居民贡献率快速上升。其后,2002~2007年连续6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均超过11%。与此同时,二产用电量在“十五”至“十一五”期间成为拉动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主力。“十二五”以来,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电力消费由粗放型高速增长向中高速转变,电力弹性系数降至1以下,即为了支撑经济增长1%,电力消费增速仅需增长0.8%,较“十五”和“十一五”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分别下降了0.5和0.3。

这表明,在推进能源革命的过程中,电力应适度先行的历史规律,还需引起重视,不能在富余时掉以轻心。尤其在当前贸易摩擦加剧、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加的形势下,经济运行存在下行压力加大的隐忧,但随着我国产业结构的持续升级及电能替代的深入推广,高端装备制造业、第三产业和居民用电正在成为拉动用电增长的“三驾马车”。这表明经济与能源的创新驱动和互动仍有较大潜力,这个空间也是能源革命的着力点所在。

二、供电能力稳步提升,电源结构日趋多元,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下煤电需保持主力

改革开放40年的电力发展带有明显偏重供给侧的特征,这与当时资金等资源不足所形成的轻重缓急的取舍相关。这也使得目前我国从克服了长久以来的电力短缺,开始由增容量向调整结构与优化布局的历史性转型。截至2017年底,我国在总装机、水电、火电、风电和太阳能装机容量和核电在建规模等方面均处于世界首位。

从历史传统看,火电,尤其是小火电由于其建设周期短、见效快、成本低而取得了高速发展,可以相对全面地满足快速解决电力短缺的要求,而大型水电基地建设由于生态环保要求高、移民安置成本高、建设周期长而在总装机比重中不断下降。水、火装机比重由1978年的三七分下降至1998年的二八分,非化石能源装机比重出现显著下降。

2002年随着“厂网分开”,五大发电集团成立,电源建设升温,虽然“九五”规划明确提出了“加强电源结构调整”的要求,但发电企业“跑马圈地”式的过热竞争,反而促使了火电装机占比于2006年达到77.7%的峰值。之后,由于政策鼓励、补贴优惠刺激,风电装机连续4年翻番,太阳能装机超高速增长,截至2017年底,装机年均增速分别达到52.2%和107.2%(数据来源: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电力工业统计资料提要)。电源产能过剩的端倪早已出现并一直持续至今。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