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清潔能源白白流失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5日 04:20:47   作者: 广丰能源网

不讓清潔能源白白流失

 

  今年來,新疆哈密太陽能光伏發電產業快速發展,目前當地太陽能裝機容量已突破200萬千瓦。圖為一台清潔車在哈密石城子光伏產業園清洗太陽能光伏發電板。
  蔡增樂攝(人民視覺)

 

不讓清潔能源白白流失

 

  6月11日,國網江蘇檢修公司員工在江蘇吳江境內的±800千伏復奉線安裝智能巡檢機器人。這一特高壓直流輸線路連接中國最大的能源消費城市上海和最大的水電裝機省份四川,是西電東送的大動脈。
  湯德宏攝(人民視覺)

 

不讓清潔能源白白流失

 

  江西贛州市會昌縣依托光照和丘陵坡地資源,因地制宜選擇130多個貧困鄉村建設綠色光伏扶貧電站。圖為會昌縣周田鎮長江村紫雲社區的荒山坡和校舍、農房屋頂分布安裝的太陽能電池板。
  朱海鵬攝(人民視覺)

 

不讓清潔能源白白流失

 

  在江西省吉安市泰和縣水槎鄉天湖山上,一座座風機矗立在海拔1100多米的山脈之巔,與藍天白雲、綻放的杜鵑花相映成趣。
  鄧和平攝(人民視覺)

 

  大風呼嘯,風力發電機卻停止了運轉——近年來,在加快清潔能源開發利用的同時,水電、風電、光伏發電出現送出難、消納難問題。數據顯示,去年全年棄水電量約691億千瓦時,棄風電量277億千瓦時,棄光電量54.9億千瓦時,“三棄”電量共約1023億千萬時,超過同期三峽電站的發電量。今年一季度“三棄”現象雖有所緩解,但仍不同程度地存在。為何會出現如此大規模的電量損失?如何解決這一問題?記者進行了採訪。

  

  新疆、甘肅和內蒙古等三省區棄風棄光電量佔全國比重超90%——

  “風光”無限卻受阻

  新疆風能、太陽能豐富,是中國清潔能源發展最迅速的省區之一。中國氣象局風能太陽能資源中心報告顯示,去年全國陸地70米高度風能資源方面,年平均風功率密度不低於150瓦/平方米區域面積為613.7萬平方公裡,其中新疆128.6萬平方公裡,位列全國第一﹔太陽能方面,2018年,新疆大部年水平面總輻照量超過1400千瓦/平方米,居全國前列。截至今年4月底,新疆風電、光伏發電裝機容量近3000萬千瓦。

  “風光”無限,挑戰卻也不少。近年來,新能源發電裝機持續增長的同時,新疆地區不少風機、光伏設備長期處於閑置狀態,棄風棄光現象嚴重。去年,新疆棄風電量107億千瓦時、棄光電量21.4億千瓦時,全國最高﹔棄風、棄光率為23%、16%,分別約為全國平均水平的3倍和5倍。

  不僅僅是新疆,國家能源局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中國清潔能源消納問題存在較為明顯的地域和時段集中分布的特征。其中,棄風棄光主要集中在新疆、甘肅和內蒙古等地區,2018年,上述三省區棄風棄光電量超過300億千瓦時,佔全國總棄風棄光電量比例超過90%﹔棄水主要集中在西南的四川、雲南地區。

  該負責人指出,風電、光伏發電等新能源出力具有較大的波動性,在時段分布上與用電負荷存在較大差異。比如,風電一般夜間出力較大,但此時用電負荷較小﹔光伏發電出力在傍晚快速減小,但此時實際用電負荷正迎來晚高峰。水電出力受來水情況影響,汛期出力較大而枯期出力有限。“目前中國電力系統尚不完全適應如此大規模波動性新能源的接入,電力系統的實際調度運行面臨較大困難。”

  國網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新能源與統計研究所副所長謝國輝表示,局部地區出現棄水棄風棄光現象,主要是由於可再生能源發展速度過快引起的。特別是風電、光伏發電迅猛增長,帶來可再生能源發展與調峰電源發展不協調、與電網發展不協調、與用電需求增長不匹配、與市場機制健全不同步的矛盾突出。

  近年來,新疆、甘肅、蒙東等地新能源發電裝機快速增長,遠超全社會用電量增速,造成了較大的消納壓力。截至2019年4月底,新疆、甘肅、蒙東風光發電裝機分別是本地最大用電負荷的1.1、1.4、2.0倍,本地消納能力嚴重不足。

  本地消納不足,外送也受阻。謝國輝介紹,中國新能源資源和需求逆向分布,風光資源大部分分布在“三北”地區(華北、東北、西北),而用電負荷主要位於中東部和南方地區,由此帶來的跨省跨區輸電壓力較大。與此同時,水電、風電、光伏發電富集地區跨省跨區通道規劃建設與可再生能源發展不同步,電網項目核准滯后於可再生能源項目。以風光發電為例,2015年底甘肅酒泉風電基地裝機規模已超過1200萬千瓦、太陽能發電600萬千瓦,酒泉—湖南特高壓直流工程2015年5月核准建設,2017年才投產,外送通道建設滯后2到3年。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