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面缩小仍在50%左右 煤电企业困局如何破解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4日 04:24:38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北纬38度线以北的地区,煤炭资源越丰富的地区煤电企业亏损越严重。

  这个夏天,新疆的用电负荷再创历史新高,但煤电企业的经营状况并未明显好转。乌鲁木齐一家煤电企业负责人表示,作为当地重要的电源和热源之一,该企业从1958年建设以来,首次连续3年亏损。“大唐在甘肃的煤电厂破产并不意外”,新疆的煤电企业生存同样堪忧。

  这并非个例。事实上,近年来我国煤电行业日子并不好过,今年情况有所好转,但亏损面依然高达50%左右。专家认为,这是电力市场过剩、新能源竞争冲击、高煤价低电价“两头挤压”等多种因素叠加、长期综合作用的结果。

  煤电该如何破局发展?业内人士认为,在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的大格局下,煤电的战略定位将逐步转向“基荷电源与调节电源并重”,未来应进一步严控增量、优化存量,提高灵活性。同时,国家有关部门及地方政府在政策配套上予以保障,例如推进电价的市场化、建立辅助服务补偿机制等。

  近半亏损行业陷发展困局

  对于在某大型发电集团摸爬滚打十几年的李峰而言,煤电业绩下滑的速度之快超出了预期。“值得注意的是,北纬38度线以北的地区,煤电企业基本全是亏损的,煤炭资源越丰富的地区亏损越严重。”李峰指着地图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其所在的发电集团旗下有数个电厂负债率超过200%。

  2008年至2011年,煤电迎来历史上首次行业性亏损,五大发电集团火电板块累计亏损高达921亿元。2012年之后,情况开始好转,2015年五大发电集团火电利润高达882亿元,但一年之后,就“腰斩”降至367亿元。2017年火电亏损达132亿元,除国家能源集团外,四大发电集团均亏损,行业亏损面在60%。2018年全国煤电企业仍有半数左右深陷亏损泥淖,今年上半年略有减缓。

  与此相伴的是,发电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长期高位运行,尽管比2008年85%的高点有所下降,2018年仍接近78%,巨额财务费用严重侵蚀当期利润。

  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副总法律顾问陈宗法近期撰文指出,目前云贵川、东北、青海、河南等区域的煤电企业整体亏损,一些煤电企业资不抵债,依靠集团担保、委贷维持生存,有的甚至被关停、破产,少数电力上市公司业绩难以好转,面临被ST、退市的风险。

  半年内大唐旗下两家子公司破产无疑是典型代表。今年6月27日晚,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由于控股子公司甘肃大唐国际连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无力支付到期款项(约1644.34万元),向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截至2019年5月31日,其资产负债率约298.5%,2019年累计净利润约-0.92亿元。

  而在2018年12月,大唐发电控股子公司大唐保定华源热电有限责任公司也遭遇了破产清算。截至2018年11月30日,该公司资产负债率约191.12%,净利润约-0.88亿元。

  其他几大发电集团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华电新疆公司2015年以来,陆续关停了5台累计37.5万千瓦的火电机组。据公司内部人士介绍,2016年是新疆火电的低谷期,发电小时数创历年新低,此后公司火电板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自2017年至今,宁夏煤电企业也是连续3年亏损。数据显示,2017年宁夏统调火电企业亏损近24亿元,2018年亏损18.5亿元,截至今年上半年,亏损2.4亿元。

  青海煤电企业的日子同样难过。据了解,目前青海全省共有10台累计装机为316万千瓦的火电机组,分属5家企业,但在运的仅有一台。西北能监局日前发布的监管报告显示,青海火电企业资产负债率接近90%,且处于连年亏损困境。大通电厂资产负债率98.7%,唐湖、宁北两座电厂负债率超过100%。

  电力过剩叠加新能源竞争

  业内人士认为,煤电深陷亏损泥淖的原因之一是供需结构的失衡。不断放缓的全社会用电需求无法支撑高速增长的发电装机容量,火电产能过剩压力不断加大。此外,近年来新能源发电成本快速下降,市场竞争力显著增强,挤压了煤电企业的生存空间。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