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涌入引“虚火之忧” “中国芯”如何浴火新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2日 08:25:23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在指甲盖大小的芯片上,精密排布着上亿个晶体管,每隔约18至24个月,这些晶体管的数目便会增加一倍……芯片虽小,却是信息产业的“智慧大脑”,也是构筑大国竞争力的核心产品之一。

  当前,我国芯片产业正值发展关键时期:一方面,在政策和资本强力推动下,社会各界对芯片的投资热情持续高涨,奋斗在中国“强芯”之路上的企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另一方面,快钱热钱大量涌入,投机现象丛生,一些地方轻率介入芯片产业,造成资金和土地等资源的巨量损失。

  “中国芯”如何浴火重生,迎难而上攻克关键核心技术难题,避免在国际竞争中被人“卡脖子”,无疑是一道严峻的考题。

  快钱热钱涌入引担忧

  “想赚快钱别来做芯片!”在行业内部人士看来,要做好芯片必须脚踏实地做好长期奋斗的准备,但最近几年,他们担忧地发现,“那些赚快钱的人正纷纷涌入这个行业。”

  虚火过旺现象正露出端倪:

  一是多个曾被寄予厚望的、规划投资百亿级的大项目陆续垮塌。最近一年多来,半导体项目烂尾事件频频发生,其中百亿级别的大项目就有六个,涉及我国东南沿海、中部、西南、西北地区的五个省份。

  “我们可以搞芯片,但是坚决反对无意义的投入浪费。”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陈柳教授认为。

  二是瞄准政府资源“钻空子”的产业投机乱象丛生。多地招商部门反映,一些企业缺少经验、技术和人才,但擅长自我包装“讲故事”,骗取地方政府的投资、土地等资源。也有企业反映,有的企业挖了几个芯片企业的员工,就用作“幌子”到其他城市搞项目,拿到不少支持政策却鲜有成果。

  在一些地方,曾经是政府招商部门眼中的“香饽饽工程”先后停摆。德科码(香港)创始人李睿为主导的南京德科码和宁波承兴半导体,曾是当地的明星项目,如今先后陷入困境。目前,李睿为以“寻觅投资人”为名难觅踪影,多次作为被执行人无视法院传票逾期未到庭,已被限制高消费及限制出境。

  三是整体规划匮乏、产能重复建设造成资源内耗。从晶圆厂、到大硅片、再到第三代半导体,在“快钱思维”驱动下,一些芯片领域出现扎堆一哄而上的情况,造成原材料、生产设备供不应求,人才被挖等产业内耗,真正务实、志向长远的芯片企业深受其扰。2017年以来,伴随晶圆厂集中投建,芯片制造原材料需求大增,其中大硅片只有日本信越、日本胜高等几家国际企业能够稳定供应,大硅片供不应求,价格连续飙升,芯片制造的成本也随之上涨。

  “这个领域的人才本来就少,集中起来攻关才有可能突破,现在一个项目还没做成,其他项目就蜂拥而至,来挖墙脚了!”一位芯片先进制造项目的资深经理表示,他和团队日前接到业内多家公司的入职邀请,如此挖人才分散优势资源,实在不利于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

  产业发展遭遇“芯痛”困扰

  我国芯片行业经历了一段较长时间的低谷期。当时,在“造不如买”的逐利观念驱动下,汽车、手机、电脑等终端企业使用国产芯片和自主造芯的意愿不高。国产芯片叫好不叫座,难以进入下游客户的采购名单,更难以获得投资机构的青睐。有的芯片企业一腔热情投身于自主突破,却倒在市场压力面前。

  “芯痛”的表现有如下几种:

  一是我国芯片产业长期产需失配的状况有所缓解但未根本改变。“中国不仅是全球主要的电子信息制造业生产基地,还成为全球规模最大、增速最快的集成电路市场。”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杨旭东在今年参加世界半导体大会时说,“2019年,中国集成电路市场需求规模已达到1.5万亿元,在全球市场中所占份额超过50%。”

  一面是电子信息制造业对芯片的大量需求,另一面却是我国集成电路产业中低端产能多,高端产能少,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电脑、手机、家电等产业所需芯片,尤其是处理器、存储器等高端芯片大量依靠进口。

  海关数据显示,我国进口集成电路的数量逐年攀升。从2015年到2019年,我国进口集成电路的数量从3139亿个增长到4451亿个,金额从1.4万亿元增长到2.1万亿元。与巨量进口相比,我国出口集成电路量少价廉,2019年,我国出口集成电路2187亿块,金额为7008亿元。

  二是我国芯片制造业投资强度不够,遍地开花过于分散。“芯片制造厂百亿投资刚起步,千亿投资不算富。”晶合集成总经理蔡辉嘉说,芯片制造业所需巨额投资早已是行业共识。作为全国营收排名前十的芯片制造厂,晶合集成在2019年投产,在今年7月开启月产2.5万片晶圆的新篇章,已投产的一期项目总投资约128亿元,9月签约的二期项目规划投资180亿元。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