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极一时的“生物质发电第一股”还能翻盘吗?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9日 22:26:27   作者: 广丰能源网

红极一时的“生物质发电第一股”还能翻盘吗?

曾经的“生物质发电第一股”——凯迪生态,却在两年多的时间内急转直下、问题百出,2018年预亏额超过总市值。业绩暴跌背后的激进扩张、跑马圈地,值得行业反思与借鉴。

屋漏偏逢连夜雨。2月18-20日,本就危机四起的*ST凯迪连续三天发布提示性公告称,由于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2018年净利预计继续出现亏损,公司债券可能被暂停上市交易。

事实上,这已不是*ST凯迪在2019年首次“坦言”亏损。开年不到3个月,退市传言、长期欠薪、债务违约、身陷诉讼等词汇,几乎伴随着*ST凯迪的每一次曝光。在2017年净利润同比暴跌813.73%的基础上,2018年业绩预报显示亏损将达50亿-60亿元,同比下降115%-158%,额度远超公司目前总市值。

*ST凯迪如何从无限风光步步走向退市边缘?这家龙头企业的经历,又给行业带来哪些教训?

(文 | 本报记者 朱妍)

昔日龙头个股如今“麻烦”缠身

官网信息显示,凯迪生态作为生物质发电行业的领军企业,旗下40家生物质电厂中有36座持续运作,签署生物质发电合作框架协议285个;经过23年清洁生产,企业总装机容量达到1182兆瓦,发电项目覆盖全国22个省、自治区。正因率先在业内崭露头角,*ST凯迪还一度获得“A股最大林场主”之称

但据记者多方了解获悉,*ST凯迪所属的大部分电厂实际已处停产状态。“我知道有电厂从2018年4月起就没发工资,2017年绩效也一直拖着。当地仲裁部门已和凯迪协商在去年12月底发放部分工资,但直到目前也无下文。”武汉一位接近*ST凯迪的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虽说不好准确欠薪数量,但数值肯定不小,“除了员工,拖欠上游原料商的款项也不在少数。”

而此说法,在近日公布的业绩预报中同有佐证。“因流动性资金不足,公司旗下电厂大面积停产,盈利能力受到影响;部分在建电厂受制于公司资金压力,与项目所在地协商终止电厂建设,产生了较大金额的资产减值。”预报对2018年业绩下滑原因这样说明。

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ST凯迪的危机还远不止于此。因逾期债务高达116多亿元,其债权人已超过百家,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09.54%。因去年多只债券相继违约,多家机构同时下调对其估值,华电集团、华宝信托等参与定增的的机构投资者受到牵连。此外在2月25-26日,旗下“临澧凯迪”电厂的100%股权将在司法平台公开拍卖。“变卖核心资产或是无以自救的一个信号,后续不排除大股东破产重整。”上述消息人士称。

盲目“跑马圈地”埋下隐患

“仔细翻阅研报记录,不难发现2015-2016年凯迪这只股可谓大热。但从2017年初开始,关注凯迪的机构就越来越少,现在一份公开研报也没有了。短期内看不到扭转趋势,大家甚至懒得研究。”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向记者半开玩笑说道。

记者查询历史数据发现,转折正是从2017年开始。在2016年度报告中,凯迪方面还肯定了自己的生物质发电业务,“最近三年,生物质发电收入逐年增长且比重较大,收入占比呈逐年上升趋势,分别为52.07%、64.43%和64.68%”。2014-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2.76亿、3.82亿、3.34亿元。到了2017年董事会工作报告,这年已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一年”,亏损达23.8亿元,利润暴跌813.73%。

困难从何而起?招商证券环保首席分析师朱纯阳向记者坦言,暴跌虽是2017年显现,但异常早在三四年前就已出现。“很多环保企业遇到的最大困难是缺钱,易出现股票质押、借贷刚兑等问题。但凯迪不仅仅是缺钱,管理也很松散。比如,前期耗费大量资金的生物质油项目,基本打了水漂;收购的多个生物质电厂属低效资产,凯迪却一味扩张。”

短期内激进“跑马圈地”——在上述未具名券商人士看来,这是*ST凯迪的致命之击。“对比业内其他上市企业,有的5年才上了4个生物质发电项目,凯迪一年就能做七八个电厂,我认为项目甄别首先出了问题。要知道,生物质发电不只是有技术就够,从前期规划、选址到原料收集等都很重要。尤其原料环节占了成本的60%-70%,出现问题项目一定亏损。”

此外,“短期内疯狂上项目,因融资成本高、资金回收周期慢,凯迪也更依赖国家生物质发电补贴。一旦出现拖欠等情况,立刻波及资金流。不知凯迪是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些情况,还是单纯为了吃补贴才拿项目?”该人士提出质疑。

为扩张找到“安全杠杆”

危机之下,红极一时的“生物质发电第一股”还有翻盘余地吗?*ST凯迪又会否成为第一个退出A股的生物质发电企业呢?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