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制油,该制动还是加油?(产经观察)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23日 08:08:54   作者: 广丰能源网

煤制油,该制动还是加油?(产经观察)

 

  兖矿榆林煤制油项目生产现场。
  本报记者 刘志强摄
  制图:蔡华伟

 

  煤制油一直活得纠结——

  一方面,把煤转化为油的技术契合我国富煤贫油的能源格局,有利于能源安全;另一方面,“高耗水、高排放、高污染”又让其颇具争议。

  2008年前,油价一路走高,煤制油被寄予厚望,火了起来;但随后不久,投资风险大、技术需完善等因素又让有关部门紧急出招“制动”,提出不能“全面铺开”。

  10多年的技术攻关、高额的投入,一度让人怀疑煤制油到底行不行;近两年,多个煤制油项目好不容易实现量产,偏偏又赶上油价下跌,所有煤制油企业都在亏损。

  “如果国际油价长期维持在40多美元/桶,行业可能会遭受毁灭性打击。”一位煤制油企业负责人如是说。

  煤制油产业,该刹车制动还是加油提速?

  手中有油,心中不慌

  发展煤制油,有利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提升国际原油进口话语权

  “煤制油的战略意义要大于经济意义,这一点我们很清楚。”神华煤制油项目负责人表示。煤制油就是以煤炭为原料,通过化学加工过程生产油品和石油化工产品的一项技术,包含煤直接液化和煤间接液化两种技术路线。

  要认识煤制油的战略意义,得先从我国“富煤贫油”的能源特征说起。石油资源缺乏,让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逐年增加。2014年,全国石油表观消费量(当年生产量加上净进口量)超过5.18亿吨,对外依存度接近60%。而截至2014年底,我国查明煤炭储量1.53万亿吨,开采量和消费量都是世界第一。

  “发展煤制油、补充油品缺口,对国家能源安全意义重大。”兖矿集团副总经理、未来能源公司总经理孙启文表示。

  也有专家持不同意见。有的认为,我国每年上亿吨油品缺口,单靠煤制油几百万吨的年产量难以填补。还有人认为,当前世界局势较为稳定,对能源安全不必过于担心。

  “虽然煤制油体量有限,但‘手中有油、心中不慌’,掌握了这项技术,有利于我国应对极端情况。”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副会长张绍强表示,目前我国在国际原油市场话语权较弱,“今后可把拥有煤制油技术作为进口的议价筹码,提升谈判主动权。”

  “油价高时,煤制油可盈利,可作为石油替代;油价低时,也有满足武器装备需求等不可替代的战略意义。”神华集团煤制油项目负责人说,煤直接液化产品具有的大比重,高热值、高热容、高热安定性,低凝点、低硫、低氮、低芳烃等特性,是石油基柴油所不具备的。今年8月,神华与空军后勤部合作研发的煤基喷气燃料取得重大突破,这种燃料就有利于延长飞机续航时间、增加航程。

  正因涉及能源安全,在技术路径上,煤制油企业大多选择了自主研发,以摆脱外国制约。兖矿榆林项目创造了34项专利,项目装备自主化率达到92%以上。神华集团也自主掌握了煤直接液化的全套工艺技术,并在美国、俄罗斯等9个国家获得专利授权。

  煤制油不再等同于污染

  耗水量大、污水处理难、碳排放多等煤制油的先天短板,通过技术改进已逐步解决

  如何与环境友好相处,是存在“先天缺陷”的煤制油必须作答的考卷。起步之初,煤制油就曾引来质疑:生产得大量耗水,富煤地区本就紧张的水资源能承受吗?碳约束愈发严苛,大量排放二氧化碳怎么解决?在不同种类不可再生化石能源间转化,值不值,效率低不低?

  弥补缺陷,最终要靠技术改进。煤制油企业最了解这一点。难得的是,近年终于取得突破:

  ——耗水量可以降低。

  任何煤化工都离不开水,且需求巨大。神华项目初期,生产用水全部来自地下水,单吨油耗水设计值为10吨,后通过污水处理、循环利用,已逐步降至 5.8吨。这两年,他们又利用当地煤矿较多的特点,将采煤过程产生的矿井疏干水收集起来,净化后作为生产用水。今年8月,已实现了对地下水的完全替代。

  ——污水可以接近零排放。

  相比火电厂污水,现代煤化工的污水更难处理。不过,神华已开发出含硫污水汽提、酚回收、臭氧氧化脱色、反渗透组合工艺,将高浓度污水处理成锅炉给水,实现了污水近零排放。“每小时产生污水100立方米左右,上设备做达标处理,1立方米要多花25元,一年就得上千万,但这钱肯定得花。”孙启文表示,处理污水是企业职责所在,绝不会偷工减料。

  ——废气排放可解决。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