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2日 04:48:17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原创:中国石油报
口述|沈健沈瑞红(沈健女儿)
整理|董云龙石绍全付潇深
摄影|付潇深
老兵档案
沈健,首批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1930年7月出生,河北省沧县薛家屯人。1949年2月参军,1950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入伍后,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9军115师344团宣传队宣传员、团部干事、通讯连政治指导员等职务。1950年赴朝作战,1953年10月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军功章。
1958年6月转业到地方,历任黑龙江省双鸭山集贤农场商店主任、山东省庆云县粮食局粮站站长、辽宁省庄河县平山公社卫生助理。1980年4月在辽宁省庄河县石油公司(中国石油辽宁销售公司大连庄河分公司前身)工作,1990年10月离休。

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69年前的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身为宣传队队员的沈健,是首批赴朝部队中的一员。
如今,沈健在辽宁省大连庄河市的家中安享晚年。女儿沈瑞红说,每年10月1日国庆节当天,她都要给爸爸磕头,“他是那一代人中的普通一员,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我想告诉爸爸,共和国旗帜上也有他的功劳!”
朋友眼中里的文艺兵
说起在朝鲜的战争岁月,90岁高龄的沈健仍然可以细数其中细节。回忆中,沈健仍然感觉自己和战友们在一起,在阵地上……

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沈健:1950年10月,我们部队奉命奔赴朝鲜。
在战场上,死伤随处可见。
我是文化干事,有一次团部开会,要求连排干部都去。走到中途,我发现材料没有带,于是返回防空洞去取,然后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开会地点。到了以后吓了一大跳——防空洞被敌军飞机炸塌了,参加会议的干部大部分都牺牲了。
有一次,我们营长腿部中了弹,血流不止,我和通讯员、卫生员赶到出事地点,做了简单包扎。然后,我就赶忙上师部卫生所去找医生。从出事地点到师部卫生所也就一里地远,这时候突然间来了敌机,用机枪扫射,我趴在路边的田地里一动不动,过了好久,敌机才飞走了。后来,我们把营长送到火车站,同其他伤员一起送上闷罐火车,打算运往国内。白天,敌机来回扫荡,火车不敢走,就藏在隧道里,到了晚间才能开,还不敢开灯。听说,营长在丹东大东沟被抬下车时,都冻僵了。这是后来344团政委告诉我的。
沈瑞红:爸爸从没有这样难过、激动过,他们战友聚在一起讲的都是战场上快乐的事。营长牺牲这件事我也是第一次听爸爸讲。
沈健:有一次打扫战场,一个连长捡到了一盒美国固体酱油,他当时以为是巧克力,让大家休息时吃。结果放在嘴里后感觉很咸,就用马蹄坑里的冰块来解咸。50年后,战友聚会提到这件事,才知道那是固体酱油。现在想起来还觉着好笑。
入伍前,我在天津念师范,到了部队也算是文化人了。我记得部队让我给大家做过两次防原子弹和防毒方面的培训。经过学习后,95%的战士都了解了原子弹的威力和防御方法。其中有个班,有9个人得了90分呢。
在军纪方面,我们管得严,抓得紧。有一次,电话班一位战士去买苹果,我问他用什么钱买,他说用朝鲜钱,我不相信就跟着他去了,结果他掏出来的是人民币,当时我就禁止了。当天点名时,我们通报了这件事,告诉大家在朝鲜用中国的货币是犯法的。
上学的时候,我是宣传队的成员,手风琴、小提琴这些乐器我都会。在朝鲜,有一次回国的战友问大家想带点什么,我就说带几根小提琴琴弦吧。只要有空,我就给大家演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东方红》《团结就是力量》等等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当时在防空洞里可受欢迎啦。

90岁石油老兵:和平是最大的幸福

邻居身边的“保健医”
内向,正直,谦卑,热心肠。因为懂针灸,会按摩,这么多年,他是街坊邻居的“保健医”。
沈健:文革的时候,我买了一本针灸学方面的书,开始自学针灸。最开始的时候在自己身上扎,然后给我爱人治病。练了很长时间,然后才敢往别人身上下针。
沈瑞红:那个时候缺医少药,家里人的小病,一直是爸爸给看。再到后来,街坊邻居都找他治疗。一直到80来岁,还给别人治病呢。因为懂针灸,会按摩,这么多年,他成了街坊邻居的“保健医”。
沈健:1965年春天,我从黑龙江调往山东庆云县,在这个县粮站当站长。由于这是一个新建县,我还记得当时县委办公室就是几间大瓦房,还有个学校……
沈瑞红:当时县里条件很艰苦,县医院就跟卫生所一样。那时候干部是在全国范围内调动,不少人都调到了西藏、新疆等地。我们全家跟着爸爸到了山东庆云,留在了内地,够幸运了。
1979年,全家人又回到了庄河。我们住在县城,爸爸在下面的平山公社当卫生助理。1980年他才回到县城,到了石油公司,在石油公司干了10年。
沈健:1979年庄河县石油公司组建时,第一任书记找我谈话,让我到公司负责工会那一块儿,搞宣传、出板报、写材料、刻牌匾……但凡是用笔的,都是我的事。现在大街上随便就能找到做标牌的店铺,可那个年代不行,得我们自己动手做。
沈瑞红:别看他内向,但好学,人也正直谦卑,还是个热心肠。我们单位的一个领导后来跟我说,他会写美术字,就是当时跟我爸爸学的。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