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然气发电的对错之争”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1日 06:54:46   作者: 广丰能源网

近日,中国能源报发文“天然气发电的对错之争”,直接引用了中国工程院江亿院士的观点:“我国不应再发展天然气热电联产了,要尽快停止。”他的观点引起业界的一片哗然,如何看待这场争论,如何评判天然气热电联产,不仅直接关系到中国能源结构性转型和供给侧改革,也关系到中国应如何面对世界“百年之大变局”。

梳理江亿院士反对天然气热电联产的主要观点,一是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过高,担心能源安全;二是中国需要天然气调峰电站,不需要发展热电联产;三是天然气是稀缺资源,搞发电热电得不偿失;四是天然气替代煤炭,煤炭怎么办;五是天然气价格昂贵,用的越少越好。

就这些观点,一些业内专家有积极支持的,也有表示反对的。在文章中,江亿院士的观点得到工程院倪维斗院士、清华大学付林教授、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理事长刘振亚、中海油研究总院规划研究院综合规划资深工程师许江风的支持,他们都是我十分尊重的专家,实事求是地说这些观点反映了各自层面和角度看到的问题。持不同意见的有江苏省能源局气电及分布式能源工程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志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分布式能源专委会主任徐晓东等,他们针锋相对的观点也是有充足的数据支持和科学依据。

就他们争论的问题,我们认为应该从更高的视野和更多的视角来分析判断,从而得到一个尽可能完整和全面评判,支持未来的能源规划与决策。

关于天然气安全问题

文章引用了江亿院士的话:“去年我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对外依存度超过40%,如果再升高,能源安全就会产生问题”。这确实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矛盾,2018年中国的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实际上已经达到45.3%,今年上半年超过47%,而且还在快速增长,安全问题无法回避。

造成天然气依存度持续上升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中国天然气资源不足,还是油气改革滞后?其实,中国的天然气资源还是非常丰富的,常规天然气资源量大约在56万亿方,根据自然资源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全国天然气剩余技术可采储量55220.96亿方。这就是说根据已经掌握的资源情况,按照目前的技术可以开采的资源量为5.5万亿方。英国石油公司(BP)有一个非常权威的全球能源统计年鉴,根据今年公布的数据,依据地质和工程技术评估的中国2018年合理可采储量为6.1万亿方,储采比37.6年。页岩革命让美国实现能源独立,天然气不仅自给自足,而且开始大规模出口,不过美国的储采比只有14.3年,2018年天然气产量8318亿方,可采储量11.9万亿方。

中国非常规天然气的资源潜力也非常巨大。中石化和中石油在四川盆地的页岩气开发都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我国是北美之外唯一掌握相关技术并实现商业开采的国家,目前已进入快速增长阶段。2017年中石油在四川长宁、威远、昭通三个地区投产210口井,产量30.6亿方;2018年投产330口井,产量56亿方,产能规模66亿方;预计2020年投产820口井,产量将达131亿方,产能150亿方。中石化2017年在涪陵就已完成了销量60亿方,产能100亿方的规模。涪陵页岩气田2020年的销售目标将达130亿方。从2014年9月开始,我国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在四川盆地探明涪陵、威远、长宁、威荣4个整装页岩气田,累计新增探明地质储量突破万亿方,产能达135亿方,累计产气225.8亿方。依据资源评价,我国页岩气有利区的技术可采资源量21.8万亿方,目前探明率仅4.79%,资源潜力巨大。

中国天然气主要矛盾不是没有资源而是改革滞后。由于油气市场化改革严重滞后,导致投资不足、创新不足、活力不足。正是因为自身的资源开发不利,才造成对外依存大。如果因为目前的对外依存高,而不发展天然气应用,我们推进了油气市场化改革,也会因为缺乏市场规模而无法引入更多的资金和技术投入,会继续现在资源开发不出来的恶性循环。审视这些近年来成功的市场化改革,家电、手机、汽车,一开始全是外国产品,全是对外依存,随着市场的扩大,中国的企业逐步发展起来,国产品牌就主导了市场。过去,在技术局限下,天然气确实是一种较为稀缺的资源,是“巴黎香水”。但今天,随着勘探开发技术进步,天然气正在成为全球最丰富、很廉价、最优质的能源资源。美国的页岩革命已经使天然气的发电的成本远低于煤电,2017年美国燃煤火电上网电价相当于人民币0.41-0.97元/千瓦时,而天然气上网价格为0.28-0.53元/千瓦时。煤电的高位价格包含脱硫脱汞,而天然气不存在这些问题。我们一定要动态的看问题,不能因为天然气目前的安全压力和价格昂贵,就放弃了这种未来更具竞争力的清洁能源。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