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能第一股”陨落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31日 06:55:16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两次转型后,生物质能第一股凯迪生态并未成为行业内的一家标杆性公司,反而成为一个令人唏嘘和惋惜的反面案例。

(来源:《能源评论》 作者:袁素)

曾经备受各方关注的“生物质能第一股”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凯迪,2015年9月公司由凯迪电力改为凯迪生态)陷入债务危机的泥潭,沦落到退市边缘。

*ST凯迪成立于1993年,起初是一家以烟气治理为主的环保公司,于1999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2009之后大举进入生物质能发电行业,通过连续并购、高举高打举债扩张,在2015年成为生物质能第一股之后,这家公司并没有成为中国可再生能能源行业一家标杆性公司,反而成为一个令人唏嘘和惋惜的反面案例。

根据2018年10月25日*ST凯迪披露的三季报显示,该公司1至9月净利润巨亏超17亿元。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99亿元,同比下降51.10%;亏损17.34亿元,上年同期盈利1.75亿元。

其中,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04亿元,同比下降72.20%;亏损7.73亿元,上年同期盈利4648.06万元。公司逾期债务共计56.2266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106.3292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扩大为52.88%。

实际上,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ST凯迪已经四面楚歌:大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017年年报久拖未披、数月未发员工工资、票据实质性违约、母公司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逾期债务超过56亿、被债权人提起近400起诉讼。

由债务危机引发的重重危机叠加在一起,让*ST凯迪雪上加霜,在危机的泥潭里难以自拔。如今,*ST凯迪曾经的实际控制人、“生物质能狂人”陈义龙进军世界500强的美梦已经破碎,那么,明天等待*ST凯迪的又将是怎样的黑天鹅呢?

误入生物质能领域

已成立25年的*ST凯迪,曾经两次转型,第二次转型彻底改变了它的命运。

*ST凯迪的前身为凯迪电力,凯迪电力在上市之前和上市之后的五年内主要业务是燃煤电厂脱硫工程、洁净煤燃发电技术及工程、城市污水处理工程、城镇生活垃圾处理工程,以及火力发电厂凝结水精处理工程的设计、成套、安装、调试、培训等工程总承包业务和以环保业为核心的资本运营。

在脱硫领域,凯迪电力曾经风光一时,它是世界上第一家同时拥有30万装机以上干法烟气脱硫技术和60万装机以上湿法烟气脱硫技术的企业,已占据了超过50%的市场份额,是当之无愧的行业主导者。

2004年,阳光凯迪的前身——武汉环泰收购了中联动力持有的凯迪电力13.398%的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凯迪电力开始启动转型。

到2008年,凯迪电力淡出环保脱硫市场,进军绿色能源,初步形成了以煤矿开采选、清洁发电和建筑材料为主体的煤电汽灰渣产业链。这是凯迪电力的第一次转型,但转型的方向并不理想。

对上市公司来说,煤电汽灰渣显然不是一个在资本市场很有吸引力和想象空间的概念,凯迪电力在第一次转型不久,就开始寻找新的方向,酝酿第二次转型。

从2009年开始,凯迪生态从阳光凯迪处收购南陵、淮南、崇阳等9家电厂,从此杀入生物质发电行业,接下来是一系列急风骤雨式的扩张收购。

直至2015年,阳光凯迪及其关联方旗下生物质资产(除生物质燃油项目外)整体注入凯迪电力,凯迪电力也因此更名为阳光凯迪,并转型成为国内最大的生物质能企业。这是凯迪电力的第二次转型。

这次转型的逻辑是,相比水电、风电和光伏发电这些可再生能源而言,生物质能发电行业竞争没有那么激烈,想象空间很大。

资料显示,2010年我国生物质能发电只占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0.5%,远远低于世界平均25%的水平。

根据国家“十一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生物质能发电的目标是550万千瓦装机容量,而《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生物质发电装机规模要达到3000万千瓦。这意味着在十年时间里生物质能规模要增长近5倍。

理想虽然丰满,现实依旧骨感。生物质能发电的故事并没有凯迪电力预想得那么精彩,凯迪电力大大低估了生物质能发电的难度。

从“十一五”到“十三五”,无论是规模还是发展速度,生物质能都滞后于太阳能、风能的快速发展,堪称“叫好不叫座”。公开数据显示,生物质能仅占全部可再生能源利用量的10%左右。

生物质能发电缓慢的原因较多,一般认为至少包括:没有稳定规模的原料来源、技术转化率偏低、成本和常规能源难以竞争以及政策不稳定等原因。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