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维斗院士:需为生物质能发展制定顶层设计和推进政策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3日 08:03:24   作者: 广丰能源网

科技日报讯(记者李禾)生物质能作为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范围内日益受到各国重视。在全球能源转型的历史关口中,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日前北京举行的“2019全球生物质能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指出,我国生物质发展不充分的主要原因是,经过几十年发展,生物质能至今没有被看作能源的重要部分,更没有顶层设计及国家支持,从而变成各地“自由发展”的现状。

倪维斗认为,生物质发展是全球能源发展的趋势,是将来能源革命的主力。但我国生物质发展实在“不给力”,还没有得到一个正确“身份”。他在会上呼吁,应真正给生物质一个名分,为其制定明确的顶层设计及国家政策。

在我国,风电、光伏已发展成为全球第一。但生物质发展却不尽人意,倪维斗认为现在已到了大规模发展生物质的时候了。

据公开数据计算,我国生物质能源总量约10亿吨标准煤,包括农作物秸秆、农产品加工剩余物、畜禽养殖剩余物和林业生物质资源等。倪维斗认为,10亿吨标煤的数字仍然比较保守,未来从各方面来讲都可能大幅增加。

生物质能源具有稳定供应、易存储、易运输、易转化、高品位等特点,是可再生能源中利用成本最低的能源。倪维斗认为,从全生命周期角度看,填埋或还田所造成的温室气体效,应比秸秆燃烧大得多,燃烧是解决生物质利用的最优办法之一。

要进一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生物替代燃料使用将会是很好的选择。倪维斗预计,未来的大方向是用生物质替代煤在电厂里使用,包括小型、大型电厂。“将来用生物质替代煤在电厂里烧,可充分利用原来电厂的基础设施,这将是未来我国能源的发展方向,也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主要的方向。”

农村拥有大量的生物质资源,利用得当将对全我国生态改善有所帮助,倪维斗认为,应把“三农”建设和生物质利用密切的联系起来,将生物质利用作为解决“三农”问题核心。“生物质利用不仅可解决能源问题,也可解决我国的‘三农’问题。”

倪维斗针对生物质与能源革命实施策略提出几点建议:一是实施“生物质能扶贫工程”,政府搭台主推产业链形成,引进技术企业与农民形成利益共同体,调动积极性,形成“自造血”;二是设立“生物质能综合利用示范区”,分区域建设“生物质能综合利用示范区”,大力推动生物质能利用从单一原料和产品模式转向原料多元化、产品多样化、多联产的循环经济梯级综合利用模式,因地制宜解决农村居民燃料、供热、取暖等问题;三是依托生物质为核心,实现农村供能体系的多能协同。依托生物质能,配以空气能、太阳能灯可再生能源助力北方清洁取暖。

总的来说,生物质发展是全世界能源发展的趋势,是将来能源革命的主力。倪维斗表示,希望国家层面对生物质有明确的认识以及稳定的支持,给我国生物质能一个“名分”。

作为国内目前层次最高、规模最大的生物质能论,“2019全球生物质能创新发展高峰论坛”由中国产业发展促进会、国际能源署(IEA)联合主办,中国产业发展促进会生物质能产业分会承办,本次论坛主题为“共筑生态文明之基、同走绿色发展之路”。国务院参事、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局长徐锭明,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副主任胡华龙,国际能源署(IEA)可再生能源中心主任保罗·佛兰克,中国产业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于士和,生物质能产业促进会会长陈小平等出席会议等。

倪维斗院士:需为生物质能发展制定顶层设计和推进政策


国务院参事、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局长徐锭明致辞


“我们正处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时刻。气候变化,关乎人类前途命运,国际社会和全人类都应该携起手来促进低碳社会和可持续发展。”徐锭明说,全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不能变,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意志不会变,“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主要原则不应变。应对气候变化、应对能源环境挑战、实现可持续发展是世界各国的共同愿望和责任。加强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是应对日益严重的能源和环境问题的必由之路,也是人类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倪维斗院士:需为生物质能发展制定顶层设计和推进政策


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副主任胡华龙致辞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