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机车、内燃机车、高铁 06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2日 06:26:07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姜爱舜一家三代火车司机
  见证中国速度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
  “家风,是一个家庭的精神内核”;家风,在岁月的沉淀中馥郁芬芳。
  家风,既在家门之内代代传承,也影响着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精神气质。
  南京,是创新名城、美丽古都,也有着“博爱之都”的美称。
  在这座城市里,有着无数的美好家风故事,润物细无声,大爱满金陵。
  今年,在南京市妇联的指导下,东方卫报将开展“美丽古都·美好家风”系列报道,在固定版面刊登;同时,面向市民征集家风故事的新闻线索,您可以关注“东方卫报”微信,在后台留言并提供联系方式。

  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南京东机务段职工姜爱舜一家,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铁路职工家庭,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火车司机之家。
  爷爷姜福临是新中国第一代火车司机,姜爱舜自己干了一辈子的火车司机,大儿子姜俊伟是南京桥工段桥的轨道车司机,小儿子瞿俊杰在2012年也成了一名火车司机,开着从南京到上海的“复兴号”高铁列车。
  记者采访到了姜爱舜,听他聊起了“子承父业”的心路历程和个中趣事。
  从蒸汽机车到“复兴号”高铁,一家三代人将中国铁路机车开了个遍,见证了中国铁路事业的飞速发展。

  蒸汽机车从南京开到常州要十多个小时
  “我父亲1951年上铁路,经过5年的学习,1956年正式当上火车司机。”姜爱舜告诉记者,姜福临是新中国第一代火车司机,当时他驾驶的是老式蒸汽机车,行车线路是从南京到常州。现在,如果乘坐高铁从南京到常州不过几十分钟的事情,但在当年,开着蒸汽火车从南京到常州需要十多个小时。
  看过老电影的人可能会对蒸汽火车有所了解。蒸汽火车靠烧煤来驱动,机车驾驶室内有一座巨大的锅炉,司机负责驾驶,副司机负责配合司机瞭望信号,处理故障灯,司炉就负责不断往锅炉里添煤。姜爱舜记得,每次爸爸下班回来都是一身的臭汗和煤灰。蒸汽机车的驾驶环境非常艰苦,除了灰尘大、噪音大,驾驶室还四面漏风,冬冷夏热。火车开动时,驾驶室内全是蒸汽,司机和副司机需要把身体探出窗外瞭望信号, “晴天还好,遇到雨雪等恶劣天气就太难受了。”姜爱舜很小的时候,被父亲带着上过一次火车头。对于年幼的姜爱舜来说,火车头犹如庞然大物,“我不小心踩到了什么,发出轰隆隆一声,当时把我吓得不轻。”长大之后,姜爱舜也进入铁路系统工作,但他打定主意不要当火车司机。从小到大,父亲因为工作忙很少能照顾到家里,都是母亲一个人忙里忙外。“过年过节在家吃饭,这边饭菜刚上桌,父亲就得往班上赶了。”加上亲眼见过父亲的工作条件,姜爱舜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抵触的。即使姜爱舜有一万个不愿意,人事处的工作人员一听说他是姜福临的儿子,还是尽力做他的工作。毕竟,姜福临是一名优秀的火车司机,一般人需要用10年才能从学员干到司机,而姜福临只用了5年。

  内燃机车从南京开到蚌埠要七八个小时

  “既然人家信任你,你就去吧,以后找个好媳妇,家里也能照应上。”姜爱舜记得父亲当年就是这样劝说自己的。上世纪80年代开始,蒸汽火车逐步被内燃机车所取代。姜爱舜当上火车司机后,就驾驶内燃机车,跑的是南京到蚌埠这条线。内燃机车时速可以达到90公里,驾驶环境相对蒸汽机车提高了不少,不会到处漏风了,也没有煤灰了。但由于机车烧柴油,不仅油烟大,噪音更大。“我儿子常常说我讲话嗓门大,都是工作时候养成的习惯,驾驶室里面说话基本靠吼。”
  姜爱舜回忆自己的司机生涯,遇到的最惊险的情况是:有一次,有个农民牵着牛过铁道,牛走到铁路中间怎么都不走了。眼看着火车越来越靠近,农民丢下牛跑了。姜爱舜虽然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但还是非常担心,“撞上牛这样的庞然大物,火车可能会有脱轨的危险。”那一次,幸亏姜爱舜及时发现,及早采取措施,火车头前的排障器刚好碰到牛腿,“我当时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姜爱舜说,“火车司机最重要是有责任心,安全意识要强,一点都不能大意的。”
  严师出高徒,父子同开一列车

  姜爱舜子承父业当上火车司机,父亲还是很骄傲的。
  姜福临常常带着双胞胎孙子姜俊伟和瞿俊杰去看火车,给他们讲关于火车的故事。姜俊伟和瞿俊杰五六岁的时候,被父亲带上了火车驾驶室。兄弟两人对火车十分好奇,尤其是弟弟瞿俊杰,他问父亲,“这么大的火车,你是怎么开动的?”那次的经历像一颗种子种在了瞿俊杰心中。
  后来,瞿俊杰主动提出要报考铁路学校学习铁路驾驶专业,爷爷听了十分支持,姜爱舜就有点担心儿子吃不了这个苦。事实证明,姜爱舜的担心有点多余。经过努力,2015年,瞿俊杰通过考试,成为一名高铁司机。
  在成为司机之前,瞿俊杰通过副司机考试之后,跟父亲一起跑过南京到合肥这条线。姜爱舜对儿子很严厉,当面从来不表扬儿子。但他骄傲地告诉记者,“我儿子开车真不错,胆大心细。我总是提醒他,我们当年开火车有司机和副司机,现在的高铁就一个人驾驶,责任重大,更要注意安全。”
  姜俊伟本来并不是火车司机,但是他发现自己回家,爷爷、父亲、弟弟总是一起说开火车的事情,自己常常插不上话,所以也背着家人考了轨道车司机。现在,一家人坐下来,聊得最起劲的还是开火车的事情。
  爷爷常常跟孙子们说,时代在发展,环境好了条件好了,但是不能坐享其成,还是要努力奋斗。技术在发展,火车司机也是要不断学习,姜爱舜跟儿子说:“学习不能偷懒,要尽到最大努力。如果真的学不进去就算了,能学进去就一定要努力!”
  主题策划 张谦于 薛巍 章庆
  本报记者 薛旻/文 图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