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能源崛起 煤炭转投煤化工 火电进入“艰难时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6日 08:25:18   作者: 广丰能源网

  清洁能源崛起,煤炭转投煤化工 火电进入“艰难时刻”

  本报记者/王金龙/西安报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传统火电与清洁能源之间的较量还在持续,部分火电企业的发电量已出现下滑。近日,多家煤电上市公司发布主要运营数据公告。其中,中国神华(601088.SH)2019年1至9月累计发电量下降45.4%。与此同时,在2019年,大唐发电国投电力等多家电力企业纷纷转让资产。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清洁能源正悄然崛起。《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清洁能源消耗占比已经超过50%,其中云南的清洁能源占比已经超过90%,且每年向外省输送清洁能源数千万千瓦。

  “未来十年,清洁能源将代替绝大部分的火力发电,成为主要电能。”隆基股份(601012.SH)钟宝申表示,看好清洁能源的前景,尤其是光伏发电。

  火电“入冬”?

  清洁能源的不断“蚕食”,让火电企业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紧巴。

  近日,中国神华发布2019年9月份主要运营数据,1-9月累计发电1166.5亿千瓦时,同比下降45.4%。该数据一经发布,就引发市场热议。

  “以前以为火电被清洁能源代替起码要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但是现在看来,火电企业的冬天就要来临了,或许真如清洁能源从业者所说的那样,再过十年,火电将由主力电源转变为替补电源。”陕西榆林一家煤电企业负责人认为,在接下来时间里,火电企业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

  事实上,并非中国神华一家火电企业面临这样的局面。自2019年起,多家能源央企曾挂牌转让火电资产。

  2019年10月9日,国投电力就曾发布公告称,为推进实施公司整体战略布局,调整资产结构,拟转让国投宣城51%股权、国投北部湾55%股权、国投伊犁60%股权、靖远二电51.22%股权、淮北国安35%股权、张掖发电45%股权。公告称,拟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公司所持有的这六家火力发电公司股权,挂牌价格合计不低于约26.6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拟转让的火电公司盈利能力较差,以2018年为例,这六家公司营收共计45.25亿元,亏损共6.61亿元;2019年1-6月,营收24.19亿元,亏损0.43亿元。

  除此之外,大唐发电转让旗下资产更早一些。在今年6月,大唐发电就曾公告称,由于控股子公司甘肃大唐国际连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无力支付到期款项(约1644.34万元),向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在此之前,大唐发电旗下的唐保定华源热电有限责任公司两台125MW机组被列入火电去产能计划,机组关停、拆除,并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不管你承不承认,中国的能源结构正在调整,火电不敢说是夕阳产业,但是过剩却是不争的事实。”上述煤电企业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火电企业“禁令”早已下发,其中在2016年,国家能源局就曾强调:凡是被定为红色省份的自用煤电项目,即便纳入规划项目尚未核准的,暂缓核准;已核准项目,暂缓开工建设;已开工的,停止建设。然而,我国的火电装机量似乎并没有减少,以2018年为例,火电增量超过4300万千瓦。

  “能源行业投资大,回本周期长这是其特征,能源企业应该用战略的眼光去规划企业的发展。”上述煤电企业负责人表示,即便是现在采用最为先进的技术建起来的火电厂,未来可能也会因为我国能源结构的调整而失去竞争力,因此火电企业转型迫在眉睫。

  清洁能源的冲击

  如果风电或者光伏等清洁能源能够以比火电还要低的价格并网,那么,未来火电还会有竞争力吗?

  平价上网已经成为清洁能源发展的一种趋势。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就曾向记者透露,在内蒙古达拉特旗举行的太阳能招标中,已经出现了0.26元的中标电价,且在中国的多个省区,光伏发电的价格已经低于煤电。

  其实,在我国多个省份清洁能源已经成为主力电源,火电则成为补充电源。以云南为例,其电力装机约9000万千瓦,在全国排名第六位,其中水电机组就超过6000万千万,其次还有风电,光伏等机组,绿色能源转机占比超过80%,绿色电力发电量占比超过90%。

  据了解,云南除了本省清洁能源占比高之外,其还向外省输送电量,且均为100%的清洁能源,已经成为全国外送清洁能源第二大省份。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