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燃机的黄昏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4日 08:39:55   作者: 广丰能源网

[摘要]一项研究结果表明,到2030年,德国21万个发动机和变速箱岗位中的7.5万人将被淘汰,而电气化将在这段时间内创造约2.5万个就业岗位。

德国内燃机的黄昏

注:本文作者为彭博社专栏作家伊伊丽莎白·贝尔曼,腾讯汽车在编译过程中有优化及删减。

安装在宝马M5车型上的内燃机是一个由1200个零件组成的拼图,重达181公斤。它大约有150个活动部件,其联锁精度能使一辆价格达六位数的跑车在3.3秒内加速至97公里/小时。

德国丁戈尔芬宝马(BMW)宽敞的厂房内,在明亮的灯光下,数百家供应商及工人形成了一个网络,他们负责把发动机进行组装。

这座工厂同时也生产电动机,它几乎在所有方面都与内燃机完全不同:重量轻到一个人就能举起来,而且总共只有24个部件,没有排气装置、没有传动装置也没有油箱。电池本身是一种工业产品,车企会从其他公司批量购买。此时,没有人会吹嘘宝马电动传动系统的独特动力。

然而,在遇到红绿灯从熄火至加速时,这款由电池驱动的小型发动机的性能却要远超过宝马旗下性能最佳的内燃机车型。

宝马在欧洲最大的丁格尔芬(Dingolfing)工厂拥有1.8万名员工,内燃机和电动机的生产线都位于该工厂同一座综合大楼内,这是它超越全球各家汽车制造商转型的缩影。

参观者可以在这儿看到625马力的发动机,它比1985年第一代发动机的功率高出一倍以上,甚至被标榜为“终极驾驶机器”。不过走到拐角处,人们还会看到它的小型电动替代品。这让人不禁感慨,或许更好的宣传语应是“最终内燃机” ,最后的一种。

在丁格尔芬工厂的深处,你可以找到代表100年(内燃机)技术时代终结的元素:穿着缝有闪电图案蓝色工作服的工人,他们的工作重点是宝马i3 以及一系列插电式混合动力车。i3是目前宝马唯一的纯电动车型。

当宝马开始加速生产电动汽车的时候,在工厂一个偏远角落里,只有少数几名员工参与到该业务。而今天,电动汽车业务上的工人约占丁格尔芬工厂总人数的10%。

在未来短短几年内,宝马将销售12款电池驱动车型。事实证明,这种转变既痛苦又昂贵。上个月,宝马宣布今年的利润或将下降10%,并表示将启动一项120亿欧元的节能运动,为这次以电池汽车为重点的改革工作买单。

新时代下的新挑战

与此同时,宝马计划从2021年开始取消多达50%的动力传动系统岗位。在其目前13.3万多名员工中,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接受过生产电动汽车的培训。很明显,今天的所有员工都不需要承担明天的任务。

曼努埃尔·西梅斯(Manuel Simeth)试图让自己不受未来变革的影响。他比大多数同事都更早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西梅斯的制服上有一道电光标志,这表明他已经接受了在高压环境中工作的危险应对训练。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留着胡子,站在一堆整齐的银色电池前。他负责检查宝马一款电动车型内电池顶部的黑色盖子是否安装合适。

在面对时代变化所带来的失业风险前,西梅斯最终选择了新能源。宝马在2012年决定开始从外部供应商采购汽车座椅,当时进入处于起步阶段的电池组装组似乎比保持原岗位更安全。他表示,“我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岗位会变得过时、不可避免地被淘汰时,“这是一种令人沮丧的感觉。”

汽车制造商们总是从供应商那里采购关键部件,但向电传动系统进行过渡,使这种依赖得到了强化。到目前为止,电动汽车最昂贵的部件是电池,而不是电动机。

虽然电动汽车制造商自己组装电池组,但他们并不组装电池。宝马公司表示,公司将斥资2亿欧元建立一个研究中心,并与供应商共同开发电池,以此来掌控这项技术。

茱莉亚·温默的团队在丁格尔芬工厂负责维护生产电机和电池组的机器。她表示:“四年前我们只有两个人,现在我们有25个人到30个人。”

电池组在生产时会使用机器人进行检测,还会在把电池放入金属外壳之前用机器人清除污垢,这一过程显然更简单,劳动强度也更低。这些电池装在纸盒里,从韩国三星工厂运到了丁格尔芬工厂。

在慕尼黑东北部的这个小镇上,自1967年宝马工厂开业以来,每天都有很多宝马工人涌入这个巨型大厅。一个直截了当的经济秩序得以维持:工人们进入大门来制造汽车,公司提供安全保障和奖金,每个人都保持着卓越的声誉。

正是这个承诺让托马斯·达泽尔在2003年以电工学徒的身份来到丁格尔芬。他现在三十几岁,在升到主管职位之前负责组装汽车。2009年,他参与了宝马1系ActiveE概念车的研发工作,那次强大但安静的试驾帮助他找回了电工技能。现在,达泽尔是电池组装大师,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任职资格。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