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的玩法变了

  发布时间: 2019年06月27日 02:03:19   作者: 广丰能源网

为保证持续盈利,开发商、整机商、零部件供应商、运维服务商等企业不得不做出改变。

6月14日,金风科技发布公告称,将旗下子公司天润新能持有的德州润津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人民币9.3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国开新能源。

而此前,远景能源也刚刚与天能重工签署协议,将旗下子公司远景汇力100%股权,以1.9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天能重工。

国内排名前二位的整机商都在出售资产,引发了市场多方关注,风电行业竟然已经糟糕到了需要卖资产才能生存的地步了?

其实则不然,因为,当前,风电的玩法已经变了。

1、整机商变了

出售电站资产的并不仅仅发生在风电行业。

6月4日,国内最大新能源民企协鑫集团宣布,将旗下主营光伏电站开发的上市平台——协鑫新能源(00451.HK)的控股权,出售给华能集团。

新能源行业是政策敏感性行业,与电价政策的变化密切相关。此前,电站所有者都是通过长期持有风场和光伏电站,进行卖电和补贴收益,获得高额利润。

随着平价时代的逐渐到来,毛利下降和补贴退坡的压力大增。只靠发电和补贴收入的盈利模式使得投资回收周期变得很长,这对风电和光伏电站所有者变得非常不利。

开发电站所需成本80%的投资来自于负债,所以融资的利差也是电站利润的一部分。特别是民营企业,其融资成本远高于央企,在盈利模式大不如前的情况下,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盈利点。

而出售电站资产,实现短期变现,既可以获得较大的利润回报,又能降低企业负债率。

特别是对风电整机商而言,风场单体投资大。此前投资电站,不仅能获得高补贴收益,还能增加风机销售量,提高利润。如今盈利模式变差,与其通过多年持有逐步获得利润,不如直接出售资产,更有利于整机商快速实现资金回笼,反哺企业支撑未来发展。

以金风科技为例,其股权转让溢价高达税前6.37亿元,同时股权转让可使得公司实现内部交易尚未实现的200MW风机毛利润1.6-1.7亿元。据国信电新估算:股权溢价可创造税后投资收益4.78亿元,再加上风机毛利润可实现税后投资收益1.44亿元,合计实现税后利润6.22亿元,相当于2018年上半年公司归母净利润的41%,对公司2019年上半年业绩形成有力支撑。

况且对整机商而言,主营业务是风机制造与销售,尽管近年来风机销售的毛利变低,利润远没有开发电站高。但不断扩张风电场规模,会使现金流紧张,负债率高企。

所以并非运营电站规模越来越大,应该保持一个总控的体量。当整机商有新增的开发时,就可以把部分存量的项目卖掉,从而快速提高收益,实现资金回笼。

2、开发商变了

整机商出售电站资产固然有多种好处,那开发商是否愿意购买呢?

风电开发商多为国字头企业,此前由于高补贴,利润空间较大,故在采购风机时,只关注风机价格,对风机质量、品牌、性能不太重视。

随着风电平价时代的到来,为满足国资委对投资回报率的要求,开发商开始重视项目全周期的度电成本。

为了降低度电成本,开发商不得不想方设法提高发电量、降低发电成本。

发电量受很多因素影响,比如风速大小、风机性能的好坏,风机可靠性、备品备件维护的及时率、电网限电的情况等。

关于实际发电量不能实现的问题,开发商与整机商之间曾出现大量纠纷,但目前独立第三方机构较少,难以满足举证需求。一位大型风电开发商运营负责人表示:“有的整机商承诺机组发电小时数能达到一定标准,当实际表现达不到承诺标准时,则找借口说当地的风资源不好。这种状况下,往往很难去举证是因为风机问题导致的发电量损失。”

风机质量、风场设计等多个影响因素让开发商很难在建设前期全面了解风场状况,发电量、后期故障率等都得不到有效保障。

于是,开发商开始倾向于购买已稳定运营的高质量风电资产。

直接购买风场,开发商能更加直接透明的看到所有发电量、故障数据等,不仅能全面了解风场状况,还能通过购买风场,直接获得整机商设计、运营等技术能力对于风场项目的溢价。

在风场建设之初会产生大量非技术成本,有业内人士向能见透露,风电行业存在大量倒卖路条现象且路条费用高昂,今年上半年北方部分地区的风电项目路条费达到了0.6-0.9元/瓦左右。

而直接购买风场也可以很好的避免这些项目前期的非技术成本。

3、运维服务商消失了

除了发电量外,风场建成后,运维成本作为成本的大头,也一直是开发商的心病。

根据Wood Mackenzie最新研究,全球陆上风电运维成本将于2019年达到近150亿美元。其中,57%(85亿美元)源于因部件故障而产生的非计划性维修成本。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