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点浙江第一座中型水电站 倾听乌溪江上追梦

  发布时间: 2019年06月25日 18:30:10   作者: 广丰能源网

  黄坛口水电站,是“浙江有史以来第一座中型水力发电站”,被称为“浙江第一颗夜明珠”,这里还是“新中国水电建设的摇篮”。初夏时节,我们驱车来到位于衢州市衢江区的黄坛口水电站。

  “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首台机组投产发电的日子——1958年5月1日,当时浙江日报还在头版刊发了消息,现在已经过去61年了。”得知我们来访的消息,两位当年的建设者周宗林和胡庚白早早来到电站等候。推开老厂房中央控制室的门,我们立刻感受到一股上世纪50年代的工业气息。发电机控制表盘锈迹斑斑,铁质外壳透着沧桑。

  黄坛口水电站全景图。

  从老厂房出来,沿着一条长廊前行几分钟,一座44米高的大坝映入眼帘。银灰色的电站混凝土大坝横贯在乌溪江的江面上。“现在看着小,当年可是个大工程。也只有在新中国,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建得起来这样的水电站。”站在自己亲手浇筑建设的黄坛口大坝前,83岁的周宗林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一波三折,建设7年终于发电

  站在黄坛口水电站大坝前,乌溪江上波澜不惊。虽有阵风吹过,水面上也只是偶尔泛起了阵阵涟漪,慢慢地荡漾开来,不一会儿又恢复了平静。

  这与传说中的九龙湖似乎没有一点关系。在我们来的路上,看到这样的导游词:黄坛口水库又名九龙湖,传说湖内藏有九条黄龙,每到春夏之际出没九龙湖作恶,造成衢州地区洪水泛滥,十年九灾。

  “现在的乌溪江安静得很,但在过去,它可是坡陡流急,厉害得很。”一旁的周宗林告诉我们。

  大坝的建成,才让乌溪江变得安静了起来。由于乌溪江流域内雨量丰沛,地质以流纹斑岩和花岗岩等分布为主,具备了建造中大型水电站的自然条件。早在1930年,当时的衢县政府就提出过要建设黄坛口电站。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国家十分重视开发利用水能资源。为给衢州发展化肥、水泥、造纸等工业提供动力,1951年5月,确定建设黄坛口电站。当年10月1日,电站主体工程正式动工。

  今年春天记者首次赴水电站采访时,两位老建设者讲述当年建设往事。见习记者 钱洁瑗 摄

  “那时候,新中国刚成立不久,大家个个激情澎湃,建设热情高涨。”开工半年后,16岁的周宗林来到黄坛口工程处实习,说起当年的情景,他声调都高了几分:“工地上,每天都是热火朝天,人声鼎沸。白天头顶烈日,挑黄沙,抬石块,扛设备,开山挖土。入夜,一串串电灯照亮山坡,数千名工人像白天一样紧张地劳动着。晚上蜷缩在临时搭起的毛竹房里过夜。”

  放下手中的纸笔和相机,我们仔细打量着大坝。“左岸坝头和右岸坝头好像有些不对称?”我们说出了内心的疑惑。“因为右岸是混凝土大坝,左岸是土坝呀。”“为什么要这样建?”看出我们还是没有弄明白,周宗林接着说,“由于缺乏经验,勘察不周,直到拦河坝已经开始浇捣了,工人们才发现西山头的岩石特别容易挖,破碎得像豆腐渣。”

  “这样的西山头如何能与坝头牢固地衔接?大家都陷入焦虑之中。”周宗林双手比划着,“就像是一锅正要烧开的开水,突然之间被浇下了一桶冰水,如火如荼的工地突然冷却了下来。”

  潘家铮院士是我国著名的水利水电工程专家,当年是黄坛口电站工程的技术员,他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谈起过这件事。1953年3月,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工地停工进行详细勘探,最后查明了西山破碎的原因,然后又在苏联专家的建议下,采用土坝阻挡的方法,才补救了这个缺陷。1954年1月,黄坛口电站工程恢复施工,沉寂多时的工地再次热闹起来。

  “我的父亲就是为了支援黄坛口电站复工来到这里。”一听说我们在了解电站的故事,衢州人胡江丰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被母亲抱到建设工地上了。没想到的是,父亲刚到不久,电站又停工了。”胡江丰告诉记者,1955年初,因原来计划与电站配套建设的衢州化工厂、水泥厂等尚未动工兴建,而江西上犹江水电站开工建设,全部人员设备都撤往上犹江。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