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能源深陷22.5亿合同纠纷 两前实控人欲借股权表决权分离金蝉脱壳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5日 06:54:07   作者: 广丰能源网

中天能源深陷22.5亿合同纠纷 两前实控人欲借股权表决权分离金蝉脱壳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李顺

近日,中天能源(600856.SZ)自曝涉及多起欠款纠纷,前实控人持股已遭多次轮候冻结麻烦缠身。

公司连续两天发布公布,7月3日,公司公告,青岛中天公司欠嘉兴盛天17.55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已过一年仍未支付,公司负连带担保责任,被起诉要求支付违约金9335.4万元,7月4日,公司又称全资子公司武汉中能未如期缴纳信用证款项1亿元,遭厦门农商行起诉。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从去年开始,公司的诉讼一直未断,前实控人邓天洲、黄博所持公司股份已遭15次轮候冻结3年,他们也一直准备脱身,一边准备股权转让给国资湘投控股,另一边已将所持股份表决权委托给铜陵国厚。

公司涉3起纠纷欠款22.5亿

7月4日,公司公告全资子公司武汉中能未履约归还信用证款项1亿元,遭到厦门农商行起诉被判决十日内还钱。

事件起于去年1月8日,武汉中能因采购商品需要与厦门农商行签订《综合授信合同》,双方约定:武汉中能在有效期内可向厦门农商行申请使用综合授信额度1亿元,并且中天能源、青岛中天能源、邓天洲、黄博为武汉中能提供连带担保清偿责任,1月10日,厦门即为武汉中能开立1亿元信用证。

但一年到期后,今年1月11日,武汉中能违约未能将信用证项下款项足额存入厦门农商行指定的账户,造成厦门农商行全额垫款1亿元,于是厦门农商行划扣了2000万保证金并起诉当事公司,法院判决武汉中能十日内偿还原告厦门农商行信用证项下垫款本金8000万元及罚息76万元,并且中天能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7月3日,公司也曾公告,青岛中天公司欠嘉兴盛天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嘉兴盛天”)股权转让权17.55亿元,也被判十日内还钱,公司负连带担保责任。

2018年5月2日,嘉兴盛天将其持有的青岛中天石油投资49.74%股权转让给青岛中天公司,股权转让款为18亿元,并且在2018年6月13日中天能源明确其将与青岛中天公司共同向原告支付股权转让款18亿元,该共同还款承诺构成债的加入,中天能源负有与青岛中天公司共同向原告还款的义务。

青岛中天公司、中天能源先后向原告支付第一期股权转让款中的4462万元,至今未能支付剩余款项,故提起诉讼。法院判决中天能源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嘉兴盛天股权转让款17.55亿元以及逾期付款违约金9335.4万元。

并且今年6月25日公司也公告还涉及到3.5亿元的合同纠纷。根据平安信托来函显示合同纠纷为平安信托向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发放流动资金贷款3.5亿元(加上逾期利息为3.8亿元),邓天洲、黄博、江苏泓海(公司控股子公司)为本次贷款的担保人。但公司自我核查后发现担保合同并没有内部审批流程文件,公司向前实控人邓天洲、黄博发函进行核实与查证但未获书面回复,综上所述,中天能源合同纠纷款项共计22亿余元。

上交所立即发问询函请公司全面自查公司及下属公司是否存在为中天资产、邓天洲、黄博等关联方债务违规提供担保以及是否存在资金被中天资产、邓天洲、黄博及其附属企业非经营性占用的情况,但公司拖延至今仍未回复。

根据公司公告,从去年开始邓天洲、黄博持有的公司16.04%的股份已遭轮候冻结15次,轮候冻结期限为三年。

中天能源前实控人两手准备脱身

公司债务纠纷缠身,从去年开始公司前实控人邓天洲、黄博就一直在寻求脱身之法。

中天能源此前于2018年9月20日公告称,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实际控制人邓天洲、黄博正在筹划股权协议转让事项,与湘投控股签署了《股权收购及融资合作意向协议书》,湘投控股已于2018年9月26日存入10亿元人民币作为本项目的准备金,该事项可能将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一个月过去后,公司称湘投控股全面尽职调查及资产评估等中介机构尽职调查阶段的资料搜集现场工作基本完毕,相关报告正在编撰中,尚需报湖南省国资委审批。

实控人与国资湘投控股的接触似乎觉得太过漫长,今年邓天洲开始试图通过其他方式自救。

中天能源3月6日晚公告,公司接到公司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及实际控制人邓天洲的通知,中天资产、邓天洲与铜陵国厚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天资产将其持有的中天能源股份对应的全部表决权、邓天洲将其持有的中天能源股份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委托给铜陵国厚行使,而国厚天源为铜陵国厚控股股东。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