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狙击晶科能源(JKS.US)全文: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30日 06:05:53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原标题:沽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狙击晶科能源(JKS.US)全文:财务造假 虚报销... 来源:智通财经

本文转自沽空机构博力达斯研究(BONITAS RESEARCH)针对晶科能源的沽空报告,报告中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

沽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狙击晶科能源(JKS.US)全文:

我感到困惑,我感到困惑,为什么JKS作为一家有10多年历史的上市公司从未产生过自由现金流?因为李董事长抢劫了JKS,并向SEC报告了欺诈性财务报表。

我们认为,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JKS.US)(“晶科能源”,“ JKS”或“公司”)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利用JKS的现金来开发位于中国的资产,然后以比市值大幅折让的价格出售给李董事长。作为年份较久远的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诈骗,JKS以5次股票发行和20亿美元以上的净债务养胖了自己,却被内部人士剥夺了价值。这就是为什么JKS尽管声称具有盈利能力,但从未产生自由现金流或向股东支付现金股利。

有证据表明,李董事长将JKS最有价值的资产私有化了给自己,使JKS股东背负了债务和建筑成本负债。 JKS于2011年成立了晶科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晶科电力”),以建造光伏电站。有些光伏电站向中国国家电网出售电力的净利润率高达33%,比JKS作为太阳能电池组件制造商的2%净利润率要高得多。 2016年10月,晶科电力被以4.55亿美元的估值(32亿元人民币)出售给李董事长。

在李董事长以4.55亿美元的估值向JKS购买晶科电力的一个月后,晶科电力的股东权益被独立评估为7.20亿美元,并以7.88亿美元的估价从其他中国内部人士那里筹集资金。对我们来说,李董事长以比市值折让多于40%的价格收购了晶科电力。

李董事长利用JKS超过6500万美元的资金支持,在三年内使晶科电力以私营公司的方式成长,以寻求在2020年第1季度实现36亿美元的首次公开上市估值(250亿人民币),比李董事长向JKS收购晶科电力的估值高692%!

此外,中国文件显示,李董事长的兄弟和JKS共同创办人李仙华秘密地透过控制JKS供应链中一家重要的供应商来获取利益。该供应商是一家名为新瑞欣的光伏玻璃制造商。这使得本来属于股东的价值再次流进李董事长和他的兄弟的口袋里。

为了维持投资者的兴趣,有证据表明,JKS捏造了其2017年和2018年的财务报表,加进了2.09亿美元对澳大利亚的虚假销售,同时省略了JKS在南非仍应承担的4,200万美元的关税。

我们做空JKS的股票,相信它的股票最终将毫无价值。

目录:

1. 李董事长抢劫晶科能源数十亿美元

2. 李董事长兄弟秘密控制关键供应商从中获利

3. 虚报澳大利亚太阳能组件销售额2.09亿美元

4. 少报的4200万美元负债

综述

我们认为,李董事长骗取外国投资者数十亿美元,并在其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财务报告中包括虚假销售和利润,从资产负债表中剔除4200万美元的负债,并进行多项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以使内部人士受益,牺牲少数股东的利益。

简而言之,李董事长从事了许多邪恶的交易并试图逃脱,但是其中许多交易并没有很好地被隐藏,新手金融分析师也很容易注意到。自2013年以来,尽管JKS声称具有盈利能力,但仍未能产生自由现金流。 JKS的1H'19净债务创历史新高,截至2019第三季度,其短期借款为23亿美元。 JKS报告的大部分资产为受限现金,应收款和库存。 JKS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库存创下了8.5亿美元的历史新高,而硅太阳能电池组件的平均现货价格继续下降。 JKS从事低利润商品化业务,因此报告的销售,利润或成本的任何小幅波动都可能对JKS的财务业绩造成重大负面影响。

而有些事情就比较难理解。例如,我们在南非的调查人员走访了JKS南非子公司现注册地址的店面。李董事长声称JKS南非已被出售给所谓的独立第三方,包括南非税务局(SARS)对JKS南非控述的4,200万美元的未缴关税税款。可是我们发现该地址以前是一个小型超市和烧烤鸡店,现在变成了一堵装满廉价衣服和背包的墙。

沽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狙击晶科能源(JKS.US)全文:

对JKS的盗窃无处不在。我们的报告当然不是JKS问题的完整列表。在本报告中,我们讨论了李董事长如何利用JKS补贴晶科电力的建筑成本,提高其私人持有的中国资产的估值,又使JKS股东承担建筑成本负债的方式。

1. 李董事长抢劫晶科能源数十亿美元: 2016年10月,晶科电力以4.54亿美元的估值(32亿元人民币)出售给李董事长。仅仅一个月后,2016年11月,晶科电力获得了7.2亿美元(50亿元人民币)的独立评估估值,并从中国内部人士那里以7.88亿美元的估价筹募更多资金。对我们来说,事实是非常明确的,李董事长以低于市值40%的折扣价收购了晶科电力。

收购后李董事长继续使用JKS的资源为晶科电力提供财政支持。李董事长利用尚未支付的5.33亿元人民币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和JKS 5.93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支持,在3年的时间里使晶科电力以私营公司的方式成长,以寻求在2020年进行高达36亿美元的IPO估值(250亿元人民币)。 2020年的估值比李董事长向JKS收购晶科电力的估值高692%!这些增加的价值没有一个进入JKS的资产负债表,反而增加的是JKS的建筑债务。

2. 李董事长兄弟秘密控制关键供应商从中获利: 中国文件显示,李董事长的兄弟和JKS的共同创始人李仙华秘密控制JKS供应链中一家重要的光伏玻璃制造商浙江新瑞鑫能源有限公司(“浙江新瑞欣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新瑞欣”)。新瑞欣的中国招股说明书显示,在其业绩记录期间,JKS贡献了新瑞欣超过99%的收入,并且从2014年到16年第一季度提供了JKS光伏减反射玻璃总购买量的20%。没有JKS的支持,新瑞欣的业务根本就不会存在。新瑞欣是又股东价值被转移给李董事长和他的兄弟的例子。

3. 虚报澳大利亚太阳能组件销售额2.09 亿美元:为保持投资者的兴趣,有证据表明,JKS编造了2017年和2018年财务报表,其中包括虚假的对澳大利亚的2.09亿美元销售。 JKS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澳大利亚的销售额从2016年的3700万美元(2.61亿元人民币)增至2018年的302+百万美元(20亿元人民币),两年内增长了696%。 JKS唯一的澳大利亚运营子公司Jinko Solar Australia Holdings Co.,Pty Ltd。(“ JKS澳大利亚”)提交给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 ASIC”)数据库文件证实了JKS的SEC报告2015年和2016年澳大利亚销售数据的准确性。但是,在2017年和2018年,JKS的SEC报告澳大利亚的销售数字比JKS的ASIC备案报告的收入高2.09亿美元,该文件显示JKS在2017年和2018年编制了SEC报告的澳大利亚销售情况。

4. 少报的4200万美元负债:证据表明,JKS对其将其南非子公司出售给独立第三方撒谎,并且JKS仍应承担欠南非当局的4200万美元关税,这应反映在JKS当前的合并财务报表中。这个神秘的想要收购JKS南非(尽管其关税义务悬而未决)的独立第三方是谁?JKS南非提交给南非公司和知识产权委员会(“ CIPC”)的信息显示,2018年其地址更改为自由州帕里斯市科特街64号。

然而2020年2月,我们派出调查员前往南非自由州帕里斯的科特街64号(邮编9585),访问了收购JKS南非并将其从开普敦迁移到自由州帕里斯的“独立第三方”。我们的调查人员发现该地址以前是一家迷你超市和一个烧烤鸡店,现在已变成一堵装满廉价衣服和背包的墙。我们验证了店面与另一家物流公司的注册实际地址相同,而该公司的实际地址与JKS南非的长期唯一董事陆伟(音)是一样的。我们的假设是,JKS南非公司4200万美元的负债由一位未公开的内部人士持有。

李董事长抢劫JKS数十亿美元

晶科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科电力”)运营着一些光伏电站,这些光伏电站向国家电网出售电力,其部分光伏电站的净利润率高达33%,远高于JKS作为太阳能组件制造商2%的净利润率。考虑到JKS的低采购成本,投资者便很容易地接受其进入光伏发电产业下游的战略决策。

JKS于2011年设立了晶科电力,并在这5年来将资源和资本支出投进了晶科电力,但由于是一项集团内部的交易,因此无需向SEC披露详细信息。然而,晶科电力于2018年12月的中国招股说明书显示,在把晶科电力出售给李董事长之前的21个月里,JKS向晶科电力提供了价值人民币23亿元的太阳能电池组件。

2016年10月,JKS以4.55亿美元的估值(32亿元人民币)将晶科电力出售给李董事长。一个月后于2016年11月,晶科电力的股东权益被独立评估为7.20亿美元,并以7.88亿美元的估价从中国内部人士那里筹集资金。对我们来说,事实很清楚,李董事长以比市值折让多于40%的价格收购了晶科电力。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