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补”时代一去不返,补贴尾声新能源何去何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1日 00:39:11   作者: 广丰能源网

车厢里的尘土和车外的杂草能看出这些车在此停放已久,最末端的一辆公交甚至已经被疯长的藤蔓覆盖。多辆车的车门全开或半掩,无人看管让车辆损毁严重。投币箱被强行拉开,车尾后盖被掀起,发动机外露生锈,软管断裂。

空旷的路面上这20辆公交车就如从天而降,破败孤零,怪异至极,也难怪过往路人都匪夷所思:车是谁的?又是为何要将车停在这里?

“骗补”时代一去不返,补贴尾声新能源何去何

虽然每辆车的驾驶室位置外侧都还残留着淡淡的“镇江公交”字样,但镇江市公交公司总经理凌剑锋表示:“经初步查看,这些不是镇江的公交车。这些车都没有上牌,不知道车主是谁,车管所曾经来问过我们公交公司。不知道是哪一家的。”

“类似这样10米以上车长的新能源电动车,价格还是非常可观的。去年镇江公交公司招标采购的新能源车单价为80万元,而此前采购的另一批每辆车的价格则达到了110万元。”

笔者通过查询得知,这款停在断头路上的CA6100URBEV22型“公交车”车长为10480mm,刚刚超过10米。

“骗补”时代一去不返,补贴尾声新能源何去何

“在2016年以前,国家和省市对新能源电动车有非常可观的补贴。以2015年为例,当时购买一辆10米及以上的新能源电动车,国家补贴50万,省市还要补贴50万,其中省补20万,市补30万。这样,一辆车的总计补贴就高达100万元。

中国的新能源补贴哪里来?“骗补”又是什么?从2009年开始,到今年的补贴退坡,新能源汽车的巨额补贴到底“补”了谁?

初级“骗补”

2009年2月17日,财政部、科技部、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在京联合召开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试点工作会议,对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工作进行部署,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拉开序幕。

“骗补”时代一去不返,补贴尾声新能源何去何

2012年6月28日,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常务会议,国务院讨论通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后两个月,国务院下达关于印发《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的通知,我国第一阶段新能源汽车总体规划正式出台。

2012年8月6日,关于扩大混合动力城市公交客车示范推广范围有关工作的通知中将混合动力公交客车(包括插电式混合动力客车)推广范围从目前的25个示范推广城市扩大到全国所有城市。

“骗补”时代一去不返,补贴尾声新能源何去何

2013年9月13日,一则“关于继续开展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提出了补助范围、对象以及标准。纯电动、插电混动乘用车按照续航里程予以补助,分为80km,150km,250km三档。而新能源客车则主要按照车身长度来发放财政补贴。例如车长范围在6-8米的纯电动客车可以获得中央30万元的财政补贴,8-10米则为40万元,车长超过10米的则有50万元。

“骗补”时代一去不返,补贴尾声新能源何去何

在这一时期里,大量刚好达到150km续航的新能源乘用车出现了。知名或不知名的汽车厂商,用市面上廉价的乘用车车身装上电池,制造了大量粗糙却昂贵的纯电动车。由于缺乏前期的研发环节,车辆的稳定性、安全性及一致性等等性能根本无法保证,就更谈不上技术的先进性了。

可当车子一卖出,国家补贴拿四、五万,地方政府1:1补贴再拿四、五万,这笔“横财”就算是成了。以2015年纯电动车销量领先的康迪牌K11型车为例,用吉利熊猫的车身换掉动力总成,这款没有安全气囊,缺乏各种主被动安全设备,原本售价只有3.69万元的小汽车身价飞涨,达到15.28万元。

康迪K11

“骗补”时代一去不返,补贴尾声新能源何去何

新能源补贴政策中倒是规定了“补贴额不能超过车辆售价的60%”,却没能约束补贴的上限,反而导致了价格的虚涨。

粗放的巨额补贴“补”肥了谁,也显而易见。如果这样“造车”就可以轻易拿到补贴赚钱,谁还会“傻”到去真的研发、设计一辆新能源车呢?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