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能源巨额预付款之谜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2日 00:16:32   作者: 广丰能源网

  中天能源巨额预付款之谜

  湖北九头风既是中天能源的客户,也是公司的供应商,其股东背后多名自然人与中天能源有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公司负责人薛向东则是中天能源的副总经理。

  本刊记者 杨现华/文

  又一只股票崩盘了,这次轮到了中天能源(600856.SH)。

  与其他崩盘个股大多遭受业绩变脸不同,中天能源不但业绩稳定增长,油气全产业链布局也在一步步完善中,尤其是公司低价收购海外油气资源、主打的天然气产业链形成在即,这一切都向当下的环保和节能热点靠拢。

  可即便如此,即使股东名单中不乏王亚伟的昀沣和中植系的身影,这家一度逼近200亿元市值的油气公司还是瞬间崩盘了,如今市值已远不足百亿元。

  面对股价暴跌引发的踩踏,即将迎来定增解禁的众股东们只能被动地接受这一切,近一年的浮盈在解禁前夕变成了大幅浮亏。

  或许一笔笔涉嫌关联交易的预付款已说明了问题:如果业绩真实,中天能源还会发生这一幕吗?

  停牌复牌成儿戏

  中天能源的股价已经在6元/股附近徘徊月余,原本公司的股价都在11元/股上下小幅波动。从2017年3月直至2018年5月底的一年有余时间里,无论涨跌抑或是行业个股上下波动,中天能源的股价都稳如泰山。

  在股价安安稳稳一年多之后,中天能源的股价毫无征兆的溃败了。5月30日跌停,公司旋即停牌宣布重大战略合作,甚至有可能涉及控制权变动。

  但半个月后,中天能源公告与新兴际华(北京)应急救援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京粮物流有限公司仅达成意向合作协议,控制权亦不会变化。随后,中天能源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加之停牌前已经跌停,6个交易日跌幅接近50%。

  事不过三。实际上,中天能源管理层似乎对股价极为敏感。在此次停牌前,股价稍显变化时,中天能源都选择了停牌维护股价。半年之内,中天能源已经3次停牌了。

  2017年11月18日,股价连续小幅阴跌的中天能源宣布停牌重组,1个月后,公司宣布向虹鳟LNG公司的魁斯帕LNG项目投资5000万美元,获得项目30%股权。而最初公司预期是投资7.6亿美元,拥有项目一期30%的股权。

  转年的2018年2月3日,中天能源再度停牌宣布重大收购,对公司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在此之前的两个交易日,公司股价放量下跌了15.01%。3个月后的5月9日,中天能源表示收购继续,但并不构成重大重组。

  两次停牌再复牌后,中天能源的股价都扭转了之前的颓势,但第三次复牌后一泻千里的股价让之前的“努力”付诸东流。

  股价闪崩的背后是信托、资管等杠杆资金遭遇的严监管,中天能源前10大股东中也不乏信托资金的身影。

  根据2018年一季报,浙商金汇信托-浙金·汇利44号信托计划是公司第8大流通股股东,持股1693万股。浙商金汇信托官网显示,汇利44号信托计划是在2018年1月30日成立的。

  在2月3日停牌时,中天能源公布了停牌前一日的10大流通股股东情况,汇利44号信托计划以1693万股成为公司的第5大流通股股东。也就是说,在成立之后,汇利44号信托计划立即重仓了中天能源,这或许是汇利44号信托计划唯一重仓的个股,在A股其他上市公司中,没有发现该信托计划的身影。

  类似的情况出现在云南信托-启鸿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上。云南信托官网显示,启鸿计划成立于2017年4月19日。中天能源2017年半年报显示,云南信托-启鸿信托计划以1396万股成为公司新晋第8大流通股股东。三季报时,该信托计划小幅加仓至1423万股,直至2018年一季度末持股未变。

  中天能源股价崩盘后,市场一度传闻是由于重仓中天能源的信托产品爆仓卖出所致。

  信托产品可以卖出,马上解禁的定增机构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股价跌至定增价格之下,面临解禁即浮亏的尴尬局面。

  股价崩盘 定增被套

  中天能源定增股东解禁时间马上就要到来,8月9日,除了实控人邓天洲和黄博外,其余8名定增对象都将迎来限售股解禁。

  时间回到一年前。2017年8月9日,中天能源完成了借壳以来的首次再融资。公司以9.9元/股发行2.32亿股,募资23亿元用于江阴液化天然气集散中心LNG储配站项目等3个项目。

  不过,中天能源的定增之路并不顺利。在2017年7月17日的初次申购中,仅有财通证券、英大基金和杭州东方嘉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3家机构申购,12.3亿元的认购金额也只有计划募资额的一半左右。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