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看油气未来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1日 06:59:36   作者: 广丰能源网

  发布会上,BP斯宾塞·戴尔先生在演讲中用了一个略带悲观的题目:“能源2018:通往不可持续之路(Energy in 2018:an unsustainable path)”,同时颇为无奈地说:“未来很让人担忧。”

  100年前,著名学者梁漱溟的父亲梁济曾经问儿子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会好吗?”参加6月11日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发布会,笔者也有类似感受:“全球能源生产消费和碳排放按照目前的趋势延续下去,这个世界会好吗?”

  对能源行业从业者来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公布的2018年世界能源消费情况令人鼓舞:全球能源消费量达到138.65亿吨油当量,同比增长2.9%,其中各种化石能源品类消费均有所增长(煤炭消费增长1.4%,石油消费增长1.5%,天然气消费增长5.3%)。但是,化石能源消费增长也刺激碳排放量增加2%,达到336.8亿吨的历史高位,创下2011年以来的最快增速(相当于全球乘用车保有量增加1/3带来的碳排放量)。

  在全球气候变暖恶果日渐显现、气候变暖日益引发关注的当下(今年5月3日,夏威夷莫纳罗亚监测的二氧化碳数据达到415.09ppm,是至少80万年来的最高水平),2018年全球能源行业碳排放的大幅反弹是让人失望的。在当天的发布会上,斯宾塞·戴尔先生在演讲中用了一个略带悲观的题目:“能源2018:通往不可持续之路(Energy in 2018:an unsustainable path)”,同时颇为无奈地说:“未来很让人担忧。”

  读完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笔者有三个方面的突出感受:

  实现《巴黎协定》升温控制目标难度极大,除非有更强有力的政策出台

  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测算,如果要将人类造成的温升幅度总量控制在不超过1861年至1880年间温度的2摄氏度,需要将1870年来所有人为来源的二氧化碳累积排放量控制在约2.9万亿吨以下,而人类到2011年已经排放了大约1.9万亿吨二氧化碳。如果人类没有采取任何特别行动,按照目前碳排放趋势延续下去,地球大气中的碳浓度在未来20年内将达到危险的临界值。

  基于此,IPCC去年10月发布的报告认为,为了将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到203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应下降约20%,并在2075年左右达到零净值;如果将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下,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应下降50%,并在2050年左右达到零净值。

  要实现《巴黎协定》升温控制目标,全球能源系统必须加速低碳化转型。但目前全球能源消费和碳排放趋势却呈现出与《巴黎协定》升温控制目标相背离的图景:2018年全球能源消费仍在快速增长(多数机构报告预测到2040年全球能源消费将增长30%至40%),这预示着全球碳排放仍将保持持续增长。例如,埃克森美孚预测2040年能源领域二氧化碳排放仍将达到360亿吨,与IPCC的期望值差距巨大。

  从斯宾塞·戴尔的介绍中还可以看到另一个危险的趋势。2018年全球能源消费激增,一个重要原因是全球多个地区极端气候增多(去年美国出现的酷热或严寒日子是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最多的;中国和俄罗斯在2018年也出现更大的温度波动)。上述气候异常似可视为一个偶然现象,但也有人担心这与全球气候变暖存在联系,如果这一假设被证实,那意味着人类将面临“能源消费增长—碳排放增加—酷热严寒天气增多—能源消费更快增长”的恶性循环,全球气候治理形势将变得更加艰巨复杂。

  很显然,如果没有更加激进的政策出台,人类社会正在与《巴黎协定》制定的目标渐行渐远,未来面临的气候风险也会逐步增大。遏制全球气候变暖迫切需要全球一致的减排行动,然而,在孤立主义、单边主义渐嚣尘上的今天,全球一致行动能否达成,无疑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再电气化对能源低碳转型的贡献需要重新评估,能源全产业链的碳减排更为重要

  在很多人印象里,再电气化和发展可再生电力是新一轮能源转型的重要特征。从BP年鉴披露的数据来看,尽管2018年可再生能源电力增速高达14.5%(远高于煤电的3.0%和气电的3.9%),但无法弥补其他化石能源发电带来的碳排放增加,去年全球电力系统碳排放增长了2.7%。

  尽管近年来可再生能源飞速进展,但由于可再生电力整体规模仍然偏小,且全球电力需求仍在较快增长,全球非化石能源发电(36%)和煤炭发电(38%)占比基本上与20年前基本持平。与十年前相比,全球电力领域碳排放增加了将近15亿吨。

  因此,斯宾塞·戴尔先生在发言中也对电气化战略进行了反思,认为没有电力脱碳化的电气化作用有限(Electrification without decarbonizing power is of little use)。而电力系统去碳化仅依靠发展可再生能源是远远不够的。根据BP测算,要实现电力系统碳排放不增加,全球可再生电力规模需要在过去3年基础上再增加1万亿千瓦时(相当于2018年中国和美国可再生能源电力总量),这显然难度极大。实际上,部分国家近期由于可再生能源补贴政策调整,可再生能源发展开始出现阶段性的放缓迹象。例如2018年德国风力装机仅增加3.9吉瓦,低于2014年以来每年5吉瓦的平均规模。中国受光伏补贴政策影响,2019年一季度光伏新增装机为5.2吉瓦,与去年一季度9.65吉瓦相比,降幅达到46.1%。

相关文章

  • © 2019 广丰能源网 版权所有 | 88888888 | 网站地图|